若不是今天借用敦南誠品的洗手間

我不會意外地在轉角發現這個攝影展

若不是因為沒有工作的我有時間閒晃

我不會有機會透過一張張的黑白照片目睹那個狂飆而暴亂的年代

 

這是蔡文祥的攝影展 叫作<敢動年代>

 

那個時代

鄭南榕自焚 農民上街頭抗議 學生靜坐中正廟 刀片拒馬隔開萬年國代與人民

蔡文祥時任報社記者

雖然並不是每一幅照片都獲得總編採用

但留下來的每一幕影像都默默地見證了歷史

 

那個時代

我年紀還小 嚷著要跟國小老師告發我爸爸是同情鄭南榕這個暴徒的叛國賊

很多年過去了

照片中的那些人物相信早垂垂老矣

但我卻不那麼肯定當初他們承受鎮暴棍棒 忍受強力水槍衝擊所希望得到的一切

是否還握在今日的我們手中

 

"民主和自由 沒有任何一項是不用爭取就能得到的"

哈維爾如是說

台灣這個蕞爾小國   付出了相對於其他人還算輕微的代價

換得了我們今天視若空氣   習以為常的自由與民主

但也許是得到的太容易  所以即便正慢慢地失去   卻依然不知珍惜

照片中 貢寮的媽媽背著小孩 頭綁反核布條

骨瘦如柴的老人在棍棒壓迫下不得不跪在拒馬前

年輕的學生看見鏡頭 下意識地用手遮住胸前的名牌.....

其實我並不覺得他們真的比我們任何一個人有勇氣

很多時候人是被逼到牆角以後才迫不得已地挺身反抗

只是這麼多年  這麼多人  還有這麼多的努力

今天的我們就算自認沒有挺身反抗的必要

難道連守住這些民主遺產的能力也失去了嗎?

 

蔡文祥的攝影作品集當中寫著:敢動年代 台灣人不怕死"

說實話 單說我自己就好了----我超級怕死的(當然也怕其他的東西)

但你知道為什麼我如此贊同"不自由 毋寧死"這句陳腔濫調?

因為一旦失去了我的自由

死亡就成為我唯一能做的       對威權政府的最沉痛抗議

 

 

我們但願那一天永遠不要到來

在那之前

歡迎想知道敢動年代為何感動的人到敦南誠品

一起回顧那一段充滿份量的歲月

展期至本月18號止

創作者介紹

時間的女兒

jt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