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我犯了一個愚蠢的過錯
而我也因此付出了慘痛的代價
只是即便到了今天
我還是不敢相信這樣不可思議的慘劇竟會真的發生在我身上?


那天我才剛從西班牙回來
而劉董則預計在我抵達魯汶後緊接著來訪
所以儘管我風塵僕僕疲累不堪
但我必須在短短四小時內整理好行李(從大行李箱直接換到小行李箱!)
打點好自己(美白面膜急救中!!!)
衝到情商借住的朋友家拿鑰匙然後去機場接他



當我看見電視螢幕顯示他的班機提早到達時
我還沾沾自喜地想著幸好我及時趕上了
但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
我的愉快漸漸變成了不耐煩:到底在搞什麼?出關竟然花了快要一小時?
正當我決定要打電話罵人的時候
我收到了他傳來的訊息:
他的申根簽證效期用盡 所以小比海關拒絕他入境



說真的除了晴天霹靂之外我不知道還能怎麼形容我當時的心情
我一直以為申根簽證的效期只要有出入境紀錄的話就會重新起算
但原來我錯了
所以上次他來歐洲用掉了29天
也因此當這次小比海關面對他那只剩下一天效期的簽證
當下毫不猶豫地就在海關攔下他
那時候的我我穿著剛買的洋裝 背著打包好的行李 踩著全新的高跟鞋
苦苦哀求海關人員讓我進去了解狀況
得到的卻是冰冷的瞪視以及怒斥我後退到等待區塊內
又一個小時過去了
我終於等到機場內的航警帶著他走出安檢門
沒想到卻只是把我們都帶入拘留室內當中跟我們解釋目前的狀況



那間拘留室大概是全小比最冷的房間了
航警說他們必須要跟境管局回報這個狀況
然後由境管局決定是否當場核發簽證
但這個過程不知道要花上多少時間
在那之前我們只能在拘留室當中等待
我費盡唇舌想讓他知道我們不是罪犯 只是犯錯的笨蛋
他也說既然我是魯汶的學生那麼也許簽證核發的可能性會大一些
但一切都是未知數



所以我們在拘留室當中等待著
原本以為這趟見了面會吵的天翻地覆
但現在卻只有揪著心的等待以及惶恐



半夜兩點
境管局以傳真的方式給了答覆
我們被叫進辦公室內 然後航警宣佈了壞消息:拒發簽證
那一瞬間我為了自己藏不住的痛哭失聲而衝出辦公室
劉董抱著我
而我則是哭到說不出任何言語
航警尷尬地站在一旁
有點為難地宣佈他們必須要把劉董帶到拘留中心然後遣送回英國
而我必須自己想辦法回魯汶



但也許是他們自己也明白半夜兩點我哪裡也去不了
又或者是他們不忍心看我連妝都哭花了
航警們在商量過後告訴我:
我可以在這間拘留室裡跟他一同呆到早上 然後搭上第一班火車離開



接下來的記憶幾乎一片模糊
我們兩個緊握著雙手在拘留室當中淚眼相對
原本要吵架的長篇大論現在卻連一點聲音都發不出來
比北風還強的冷氣讓我冷的直發抖
長途旅行的疲勞再加上激烈的情緒波動更幾乎讓我體力透支
但我只是不停地掉淚 只能無助地等待黎明的到來



凌晨五點
航警簡直跟牛頭馬面一樣準時地出現在門口
隔著海關的透明玻璃
淚眼模糊的兩個人根本看不清楚對方的臉龐
我這輩子都在嚮往宛如電影情節般的愛情
但我不知道當它真的發生的時候竟是這樣痛徹心肺
我看著他被航警帶離開我的視線範圍之內
耳邊只聽見他說的最後一句話:


"無論如何我都不放棄 我辦不到"




*************************************

這就是發生在布魯塞爾機場的生離
也許這是上帝要告訴我:我們緣份未盡
而儘管到今天我都還不敢也不願相信這一切
但心口的疼痛以及願望未竟的遺憾卻如此清晰地提醒著我現實的存在



親愛的
若你我注定分離
但願不是今日
但願不是以這種方式



創作者介紹

時間的女兒

jt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