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進黨的未來

◎ 講者:姚人多(清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副教授)
◎ 整理:陳為廷(清大人社院學士班)
◎ 演講時間:2010年12月22日(三)
◎ 演講地點:清華大學人社院C404

  這場演講是王丹(這學期在清大客座)在清大舉辦的「中國沙龍」系列演講中的一場。沙龍參與者多為中國交換生,每周定期討論中國社會、及與台灣相關問題。先前也曾舉辦過「台獨問題」演講,湧進台灣、中國學生共五十幾人,互相辯論(演講紀錄見此:
http://ppt.cc/Pvvp)。

  這場演講是本學期沙龍的最後一場。參與座談者約一百多人,約二十位中國交換生,其餘有社會所、大學部學生。

◎ 講者介紹:

  姚人多(1969年12月12日),台灣歷史社會學者,高雄人。新竹國立清華大學社會學研究所、人文社會學院學士班副教授,主要研究興趣為台灣日治時代史與傅柯理論。目前正在撰寫關於「台灣民主史」的專書。參與民進黨政治工作,擔任蔡英文幕僚。


演講正文:

  認識我的都知道,我不管在公領域還是私領域都很不喜歡談政治(眾笑)。為什麼大家都笑啊?真的,我們這種作幕僚的都習慣把看法藏在心裡面。

  今天王丹給我的講題是「民進黨的未來」。本來沒想很多就答應了。我先澄清,雖然
我是黨員、也在黨裡做事,但我今天的角色是一個學者。提出第三者的觀察。所以待會如果有任何悲觀的論述,不代表黨中央看法。(眾笑)

  從「台獨=共匪」到「國共聯盟」

  要思考民進黨的未來,我建議要放在一個三角形裡思考。這個三角形的三點是民進黨、國民黨、跟中國共產黨。不知道幸或不幸,世界上應該沒有哪個國家還要把其他國家的政黨放進思考。但現在的確如此。這個三角關係其實以前就有。但以前的關係是把民進黨跟共產黨畫在一起,國民黨會說我們是「中共的同路人」。以前黨外人士是很介意這件事。因為作一個「黨外人士」不用殺頭,但成為「中共的同路人」是要殺頭的。有些人就因此說自己不主張台獨、只主張民主。

但這個舊的三角關係已經過了。現在的結盟變成國民黨跟共產黨,他們結合起來對抗新興的本土勢力。從連戰去中國之後開始,確立了這個結盟的方式。不知道你們是不是覺得很突兀?國民黨以前都說他們是共匪,教育我們中國人民都吃樹皮,活在水深活熱中。如果你會覺得這個結盟方式很奇怪的話,那你更該覺得奇怪的是──為什麼台灣人民還是選擇投給這個國共聯盟? 

  這就是台灣。我認為,民進黨的未來只有扭轉這個三角關係,選擇跟國民黨在台灣主權獨立的共識上結手對抗中共,才有可能。但現在似乎還沒有這個契機。可能基於民進黨的意識形態,以及國民黨想長期壟斷與中共的結盟關係。但我覺得作為一個正常國家,我們應該跟國民黨聯合起來抵抗共產黨。

  很多人會覺得五都以後民進黨希望大增,勝券在望。但老實說,我沒那麼樂觀。看五都總體得票數是贏過國民黨的。如果拿總統選舉跟去年縣市長來統計,民進黨得到的票較多的,換句話說馬英九這兩年掉了兩百萬票。但會不會再回來?坦白講我覺得機會還蠻大。

  這次民進黨拿44.54%,不包括楊秋興的選票。合理的講法,楊的票大概一比四吧,只有一成是民進黨。所以如果加回去,地方選舉上兩黨差不多。所以小英才說兩個黨可以分庭抗禮。但我們必須提醒自己,兩年前我們才狠狠輸了一去。世界上總統選舉沒有上次輸很慘,下次大選又可以贏回來的。我真的不是很樂觀。

  國民黨的統治基礎
 
  要談政黨政治我覺得不能閉門造車,我覺得政黨政治是互動的。在講民進黨的未來之前,我先講國民黨的作法。關於「國民黨如何治理台灣」的研究太多了。若從七零年代開始算,我們把當時國民黨的選舉勉強看作一個民主的選舉,他們平均囊括了七成五的得票率。換句話說,搞黨外運動那麼多年,我們才增加兩成到兩成五的勢力。所以你可以發現,國民黨真的很強。

  先談第一個作法。國民黨以前靠地方派系,或靠買票。這兩個東西在現階段可運用的空間已經並不大。比方說台中縣,是個很傳統的地方派系的縣市。但這次蘇嘉全拿的票比較多,國民黨已經很明顯失去操控能力。我不覺得地方派系會再回來。因為國民黨已經失去了操作的手段,比方說司法獨立了、媒體也改革。條件都已經不同。但也不能說地方派系跟賄選完全不見。你看國民黨這幾年被確定當選無效的也不是少數。但他的影響力會慢慢下降。

  再來,國民黨最強的地方在三個字:「拚經濟」!但國民黨是不是真的比較會拚經濟,就民進黨的學者來說,都是不準的。但台灣人民真的覺得國民黨比較會拚經濟。這是他們成功創造出來的迷思。比方他們常說今年GDP的成長是台灣歷來最高,但那也是因為之前已經跌得太深。

  接著,還有一個國民黨擁有、但民進黨無法抗衡的是,他成功塑造了一個政黨形象──他是一個「有品味」的政黨。國民黨的人物不會說三字經、會聽古典音樂、國語比較標準,他成功地攏絡了社會上「有品味」的一群人,納為他的鐵票部隊。這久而久之塑造一種國民黨等於品味的印象。但如果你看傳統國民黨人,會比較有品味嗎?比方這次槍擊案的陳鴻源。他跟綠營的地方人士有差很多嗎?但國民黨厲害就是,找這些人在地方上呼風喚雨,但又成功地跟他們保持一定距離。讓馬英九這種人成功代表國民黨。這種東西需要很多機制的配合。比方說,你光看台灣的政論節目,你去看那些藍營的名嘴都比較人模人樣,比較「理性」,民進黨就比較「沒水準」。

  最後,國民黨的優勢還有「兩岸和平」。他們塑造一種印象,就是「只有國民黨可以帶來兩岸和平」。但他從來不跟我們談和平的終點是統一還是獨立。這是他的操作方法。而且方法已經跟中共取得了很大的共識。我想,在國民黨執政這幾年,該讓的中共都會讓。相關的協定或者是國民黨一直在打的百國免簽證──民進黨時代的免簽證才五十幾個家,國民黨至今已經一百多。你不要把中共想成是個沒腦袋的暴力政黨。他已經變得聰明。在一中框架下,他該讓的還是會讓。所以現在在講的FTA他可能也會讓。但這是一個險棋,這可能會讓台灣人民認為中共已經讓步、以為中共默認主權獨立是一個事實。
  
  民進黨的過去

  以上是國民黨作法。那麼,民進黨要如何在夾縫中求生存?

  王丹老師交代我,在座有很多中國交換生。在講未來之前,我先帶一點民進黨的過去。

  民進黨成立在1986年,我們已經贏了兩次總統大選然後又輸了兩年了。但贏的那兩次,其實都是靠藍的分裂、還有兩顆子彈。否則當時我們其實都很悲觀。民進黨的特殊之處在於,相對於我們當時所說的「外來政權」國民黨而言,他是戰後第一個本土反對勢力、第一個民主政黨。若從政治學觀點來看,他的確是第一個民主政黨。若要講二零年代的台灣政黨,其實都比較像一些「談論政治的社會團體」。

  任何一個政黨都代表一部份人民 、提出一些訴求。當時民進黨的訴求點就是「台灣的悲情」、台灣人被長期地打壓。若你在八零年代末、九零年代初,街頭上我們都會放那種「哭調」。最常唱〈雨夜花〉,形容一朵小花受風雨吹落土,一朵小花在寒風暴雨裡面。還有〈一隻鳥仔號啾啾〉,形容一隻鳥找不到家那種歌。還有〈望春風〉、〈黃昏的故鄉〉,啊那個蘇子翔你唱一下!(蘇子翔:「叫著我~叫著我~黃昏的故鄉不時在叫我~」)走音了走音了!(眾笑)大家可以去參考比較一下,蘇貞昌這次選舉出的專輯。跟以前完全不一樣。現在的世代是陽光、充滿希望的。但早期是看不到的。以前是訴求悲情、訴求族群。本省人作為一個被壓迫者,外省人作為一個壓迫者。

  走不通的路:族群、台獨、「反壓迫」

  不諱言,民進黨就是搞族群政治!但搞這個政治是有他的時代背景。我常常講,社會學常談三大壓迫,性別、族群、階級,但在那個時候他不可能以性別作動員,叫女人都來投民進黨、男人投國民黨;階級政治在當時反共的環境下也不可能,只好走族群。比方像傳統的演講場子,康寧祥就常常講,你去算算看有幾個將軍、幾個台北市的警察局長是本省人?就都用這招。但訴諸族群並不是民進黨的專利。如果訴諸族群這件事是負面的話,國民兩黨都要付一半責任。比方說趙少康在1994年台北市長選舉的時候就說,若阿扁當選中華民國就會滅亡、外省人會被推進海底!其實兩邊都在操弄這個東西。民進黨以前走族群這條路,但現在已經走不通了。走不通的原因有很多,但我想,他走不通對台灣民主是好到不能再好的事情!我很慶幸他過去了。但他會不會再出現?會!只要碰觸到統獨問題,族群政治就會再冒出來。

  接著第二個,談民進黨過去的招牌,台灣獨立。1991年我們通過台獨黨綱。但你們千萬不要把他看作一個恐怖組織宣言。事實上,他只是談在主權在民的觀念。我們訴求一個主權獨立的共和國,但後面有「公民投票」作為但書。只是「公投」常常被省略。這是台獨黨綱。1999年另外通過「台灣前途決議文」。有一些轉變。他某種程度上已經承認中華民國的體制。承認中華民國已經獨立、這是現狀。任何人想要改變現狀,必須透過公投。現在,「台獨」這條路線也已經走不通。因為他已經被阿扁搞臭了。我們必須找一個「不叫台獨的台獨」!

  民進黨以往的第三個路線,就是訴諸民主、反壓迫。我們是民主,國民黨是威權。這命題絕對是成立的。在民進黨的壓力下,國民黨的確被迫啟動了整個台灣的民主化,比方說1992年國會全面改選,1996年總統直選。林濁水常跟我講一個笑話說,台灣最重要的問題都在他們那個世代處裡完了,沒留下什麼問題給我們處理。我某種程度也同意。換句話說,如果現在民進黨要講我們是民主的,國民黨是威權。那也已經走不通。

  以上三個,族群、台獨、民主,現在都已經走不通了,通通打叉!我們還能怎麼走?除此之外,我們現在還有兩個很大問題。

  民進黨當下困境:陳水扁、與中國政策

  一是個阿扁。你去看民進黨九樓會議室,就是常常開記者會的地方,他的後面有有七個字當作招牌:清廉、勤政、鄉土、愛。全世界沒有一個政黨像民進黨那麼笨,把清廉當作一個「招牌」掛在那。因為從來沒有一個黨可以保證全黨每個人都不會貪污。而當民進黨的這個代表人陷入困境,整個政黨就是垮了。現在,「清廉」已經很難再拿來打國民黨。清廉不行,勤政呢、鄉土呢?事實上,鄉土也不再是民進黨的專利,國民黨也常說自己愛台灣阿!之前李永萍說「愛花博就是愛台灣」,我就寫了篇文章,嘲笑他們也懂得愛台灣了!以前「愛台灣」還是高度汙名化的詞。清廉、鄉土走不通,只好走「勤政」。所以民進黨這次才主打治理能力。與其說這是政治智慧,還不如說這是一個刪去法吧(眾笑)


  民進黨當時的確掌握了台灣人當家作主的渴望。我相信這種渴望即使在今天仍然存在、仍然是主流。「台灣人當家作主」這個時代精神還沒過去。但不代表民進黨可壟斷,這是我們的困境。

  接著,以前有人「誤會」民進黨是個左派政黨,跟工人、農民站在一起。這是一個美麗的誤會。他其實是一個徹底的右派政黨!兩千年以前黨內曾經想把他調成中間偏左的政黨,但兩千年後阿扁跟財團走更近,就不可能了。但我們目前正在往左走、而且我認為,一定要往左走。

  阿扁是一個打不死的蟑螂。扁案發生的時候,有一陣子他本來是躲起來的。但他找到一個「一邊一國連線」、基本教義派,跟自己串聯起來。貪污問題本來很好解決。但現在他把自己跟台獨連在一起,就很麻煩。我一直認為一個政黨最強的時候,基本教義派應該是最微弱的。

  這牽涉到我對台灣政治的想像。一般而言,存在著兩種想像,這兩種想像也決定了我們分配的方法。


  第一種想像是選民呈現一種「常態分布」。此時,兩個政黨最好的方法就是往中間靠攏。所以你看一個統派政黨,但他也宣稱自己愛台灣。

  但過去八年民進黨對政治的想像是長這樣子。是雙峰型的,所以一直要鞏固基本票源。


  蘇貞昌以前是雙峰型的信徒,這次變成常態分布的信徒。不可思議的轉變。扁、長、昌、邱毅仁一直都相信台灣政治版圖像雙峰。台灣的版圖是長這樣嗎?很難講。很多基本教義派說如果是長常態分布,那這次昌、蔡應該要贏阿!我們不談ECFA、不談統獨耶,怎麼還是輸!到底我們長怎樣?很多答案。但作為一個正常社會,我寧願相信台灣是常態分布。雖然很多政治人物寧願像雙峰,因為很方便嘛。所以台灣選舉很複雜。在這兩個模型之間,可能兩個都不是。任何一個政治人物都要對當下的政治結構作出最正確的決定。這就是政治社會學家能夠混一口飯吃的地方。

  另外一個民進黨要處理的困境在於,民進黨一定要提出令人信服的中國政策。他的未來在於,要讓人民相信──把政權交給我,不會跟中國打仗。我幫蔡英文選黨主席的時候,就說要提新中國論述。但到現在還沒提。這牽扯到黨內派系問題。我們一直忌諱,覺得不能跟基本教義派對幹、實力也還不夠強到能夠化清界線。本來希望五都選完,選得漂亮就可以踏出這一步。想不到敗在一顆子彈。

  這就是民進黨當下要面對的兩個問題,扁的問題、以及中國政策。都很難處理。

  民進黨的未來走向

  以前我還沒踏入政治領域前,常常會有一些抱怨,覺得這些政治人物為什麼不這樣、不那樣。進入後才發現政治還蠻難的。像謝長廷講的,不是一個人跨出一大步就好,你要思考如何帶領一群人跨出一小步。你常常會被打擊。

  講完過去跟現在,接著講未來。若你問我,2012會不會贏。重申,我的立場不代表中央。我覺得不會贏。看不到跡象。還早,也許是2016才有可能。為什麼呢?我們現在要處理的問題都跟民進黨的政黨性格相違背。

  比方說,第一個,我們可能要作一個「有品味」的政黨,但我們的基礎就是草根,我們就是有鄭鴻儀,你可以想像陳文茜跟李濤罵髒話嗎?若台灣政治還停留在品味政治,只比較誰比較帥、誰讀哈佛,那是一件很悲哀的事情。但的確台灣人要的就是「品味」。就台灣的階級投票行為來說,中下階層選民有明顯地傾向民進黨的趨勢。即時我們有小英,但再怎麼樣也無法跟余天、鄭鴻儀這些人造成的效應相比。國民黨已經成功塑造一個品味認同,很難跟他抗衡。這是第一件事,要把自己變「有品味」,但跟自己的屬性格格不入。

  第二個還有拚經濟。國民黨給民進黨一個大帽子叫作「鎖國」,但其實你去分析過去中國台灣的貿易關係,事實上沒有一項真的達到他們所謂「鎖國」的標準。現在小英想要研擬一個新的、擺脫GDP計算模式,主要以「就業」為考量的經濟發展方向。比方說友達去中國投資,台灣人享受得到嗎?民進黨必須說服台灣人民,我們不要以往那種模式的「經濟成長」。但這種中間偏左的路線還非常困難。民進黨本質上是一個右派政黨!如果扭轉成中間偏左非常困難,這是蔡的任務。雖然他本人的立場是不是中間偏左,這有待商榷,但我寧願相信她。

  轉型的困難,比方說這次新北市的「社會住宅」。社會住宅喊得很大聲。但其實他很可能變成貧民窟。我今天社會學導論上課才在講,為什麼台灣沒有貧民窟?因為台灣的窮人都四散各地。社會住宅一直受反彈,說會讓房價降低。台灣之所以兩個黨都是右派,因為整個台灣社會的主流就是右派!這是一個基本困境。如何提出以就業為考量的經濟策略、如何提出左派立場的經濟政策而得到認同,很困難。

  第三個,民進黨要讓人民相信我們會照顧財團以外的人民。國民黨的本質對我來說就是傾向財團。我們走這路線是會成功的,但我們還有個阿扁。如何在這麼短的時間內說服台灣人,我們可以脫離以前的錯誤,這還需要時間。

  作自己的主人

  第四個,我們要掌握時代精神──作自己的主人。這是台灣人不分藍綠的共識。這就是「台灣民族主義」!很多人問我,台灣民族主義是什麼?比方說大家都會半夜爬起來看王建民投球,但是從來沒人會看姚民打籃球。除非他有押火箭隊贏!(眾笑)這是不爭的事實。不管中國有多少壓力,他都不能禁止我們為郭弘志贏球而高興、或強迫我們看姚民。世界上的民族主義從來沒有上升後突然掉下來的。我不希望台灣是例外。誰能變成溫和、穩建的台灣民族主義的代言人,誰就成功。但民族主義本質就是暴力!怎麼溫和理性?怎麼做才能讓民族主義變得好溫柔、理性、一點都不恐怖。世界上從來沒看過。

  加上民進黨還有個東西要面對,就是台獨黨綱。這個黨綱要不要拿掉?我覺得把他拿掉民進黨就沒有存在的價值了。這是我的私心。我就是主張台獨,是基本教義派。但拿掉這黨綱,若有助於台獨,我同意。我們堅持原則,不應堅持戰術。若問我現階段怎樣可以實行台灣獨立。我一直覺得,民進黨應該在一百年提出跟中共建交的訴求!這個東西國民黨沒辦法反對。但不是立刻建交。是中國完成民主化以後我們跟他建交。回到我這個三角形。這就是要,我非常不願意這樣講,我覺得民進黨應該跟國民黨坐下來捍衛中華民國。這步很難。就是剛剛講的民進黨長期的意識形態的困境,我從來都一直覺得國旗很噁心、中華民國是什麼東西啊?但馬英九執政這兩年,我慢慢覺得,唉,也還可以啦(眾笑)。要是我是領導人,就搞一個建交公投!但可能得罪兩邊人,因為基本教義派是不承認中華民國體制。但這可以跟國民黨做出區隔。但我們不是說立刻要作這件事,時候未到。

  總結,若民進黨要走出新路,必須要違背過去的那些東西。每個政黨轉型總是痛苦。比方說英國工黨十八年後才拿回政權。要民進黨那麼快拿回政權,我不敢多作奢望。若民進黨要有未來,所謂有未來就是要贏阿!要贏就是徹底揚棄過去,變成「既是民進黨又不是民進黨」。這才有可能。但現在似乎在黨內我還沒看過這樣的論述跟趨勢。

創作者介紹

時間的女兒

jt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3) 人氣()


留言列表 (23)

發表留言
  • 黃崇源
  • 雖然我不是民進黨黨員,也不認同台灣獨立,但是,我覺得清大姚人多教授的這篇演講內容很棒,帶出很多亮點,值得我的好友們細細品讀,思考相關的議題。
  • Henry
  • 教授您好,我一直有個疑問,就是民進黨一直講的臺灣人作主,為何不把最原住民拉到比較尊崇的位置,給予其在黨中較重要的地位,就算不如此,也應極力拉攏原住民力量。如果能作到這樣,就比國民黨"正確"很多了。
  • @Henry
  • 因為DPP的台灣人可能只限制在某個族群中,被酸閩南沙文主義不是沒道理的
  • Scott
  • 如果民進黨能夠成功由台獨意識形態的政黨,轉型成支持勞工、農民、中低收入戶的政黨,方法可能是另立『基本宣言新章』之類的,至於台獨黨綱之上。成效說不定會相當豐碩。
  • 訪客
  • 滿多不錯的建言,不過很多言論部份還是把選民當傻子。本土化早已不是DPP的專利,現在KMT根本一堆人也是本省人。還有大家覺得馬有「品位」是因為他不搞民淬,不亂放話,走中間路線。如果DPP永遠以為他只靠臉贏得選票,那KMT何不派個棒棒堂男孩來參選。
    如果DPP還活在20年前的解嚴時代,2016應該還是會輸到脫褲吧
  • 只想回覆樓上
  • 選民本來就是傻子居多,不然國民黨怎麼會這麼好選。
  • 訪客
  • 總覺得,民進黨應先走獨再走左...
  • AN安杰叡
  • 謝謝版大的分享,有空也可以到我的版踩踩喔!!
    是青年創業的奮鬥日記,跟一些名言!!
  • Kelly Lee
  • 有興趣沒興趣都可以看看,總是說對政治冷感的人,不要無感,可以試著關心一下這個國家正在發生的事
  • bruce73527
  • 推樓上,太多人對政治沒有太大興趣,年輕人更不少,因此四年就會被騙一次四年就會被說照顧一次,兩個黨玩的把戲一樣只是策略不同,被欺騙而投下的選票是真正的民主嗎?大家好好思考..平時的注意自然就會累積成一股力量,不論對藍對綠,時間久了壓力多了便會迫使他們朝人民真正的聲音走,真正做出良性競爭,否則選舉一到就像撕裂一個國家,怎麼躍昇國際怎麼與對岸抗衡?意識形態拉扯的時代該結束了,紛紛擾擾如何變好?
  • 亞春
  • 我是台灣人都不喜歡捷運上播國語、台語、客語那麼多地方話,播完都下一站了。能不能國際化一點~
  • Nemo Yu
  • 希望民進黨新的時代快來臨囉^^~
  • 仔仔
  • 我是深藍選民,但我覺得你寫得太好了
  • 訪客
  • 分析的很好,觀察角度很有獨特見解,但都是現狀,問題是,綠營只能照著現有的國民黨架構出的選民腦結構來走嗎?

    我一直覺得國民黨在台灣會是常勝軍,只有一個原因:台灣人民普遍理性獨立思考的能力太弱。這和教育體糸的長年洗腦,社會習於約束個人自我價值探索,及我們的文化缺乏厚植的人文信仰(我們偏好立即可見的甜頭,在生命價值取向上偏好物質層面立可滿足及易於比較的物化層次)有關。

    從台灣算是一個科技強國,但我們的選票到現在還在人工唱票,計票,數票。及國民黨宣稱我們的人民沒有能力處理複雜的選票內容,所以不適合在選舉中列入公投議題"擾民",及人民竟然也樂於買單就是實例。

    台灣的民主要向前推進,不是民進黨的責任,是人民自己的責任。一個需要依賴在野黨進步,才能領導人民在民主路上向前的社會,難道會是一個正常的民主國家?

    民進黨不是不能批評,但批評在野黨,把進步的鑰匙交在在野黨手上,而忽略了人民,社團,知識份子,媒體,學界,及其他次級團體在民主推進及社會價值翻轉上,也必須付出更大的責任及更多的督促。

    民進黨只是一直沒有勝選,但僅表示他們還沒有成為主流,並不表示他們的作法不被人民接受。民進黨在各類選舉的中的投票數及佔比一直在推前,while國民黨一直在銳減。

    我認為民進黨若要重返執政,除了他們的努力之外,社會整體民智的覺醒及提升,才是最關鍵的元素。而民智的覺醒及提升,有賴更開放的社會及人民的視野,而這些都是需要長期時間累積的(在歐洲這樣民主先進的社會,單單啟蒙運動就花了整整一百年,惶論有之前的宗教革命及文藝復興鋪成),不可能一蹴可及的。

    我們只是還在路上,需要擔心的是,我們的理想,熱情及堅持是否足夠支撐到我們到達終站。
  • 訪客
  • 樓上很好笑,因為 "台灣人民普遍理性獨立思考的能力太弱" 所以國民黨是常勝軍? 越多DPP的人有你這種想法,KMT就會一直當台灣的常勝軍。檢討別人最簡單了,滿嘴人民、民主,對我來說,是最好笑的謊言...

    我泛藍,但是我一樣期待新的民進黨趕快站起來,我也不想一直含淚投KMT...
  • 我中間選民
  • 但是我期待新的國民黨趕快站起來
  • 路人20120120
  • 2010年姚人多的演講,或許有稍微點出民進黨敗選的原因,但我覺得中國過於介入台灣選舉才是主因!以前阿扁的勝利或許是僥倖,但也是這八年的僥倖,台灣才保有至少42%的本土保衛意識!經過此次選戰,我認為中國共產黨領政的中國政權一日不瓦解,台灣人民永無表達真正民意的一天,只會一再出現假民主制度選出的台灣區"特首"!
  • DDP請趕快站起來
  • DDP想要爭取到藍的票,先把「國語」當作是DDP的「官方語言」,把整個黨的「草根性」完全拋棄再說...形象品味都輸人了,政見提出前就輸這麼一大截...
    閩南語?客家語?甚至原住民語?在下完全都聽不懂啦!什麼本土,什麼台灣人真正的意志,在這國際環境現實中算什麼東西?沒認清這個現實要如何在這洪流中生存?台灣人不笨,只是太「現實」了......
    本土保衛意識?那哪天對岸打過來了,就請那些擁有本土保衛意識的人去挨子彈吧吃砲彈吧,在下的另一伴在HK,還不能死在這......喔,一定有人會說在下不愛台灣,只是愛台灣得先讓自己能吃飽、能活命,前兩項沒做到那愛台灣是喊爽的......命都沒了還愛什麼?

    DDP如果把姚老師提到的這些包袱缺點都丟光解決光,或許深綠的基本盤會鬆動,可是相對另一邊的藍也會鬆動,4年或許拿不到政權,8年後一定行了吧!
    已經不大想把票投給KMT了,可是就是找不到比KMT還好的選項。與其在這邊說KMT、老共甚至老美等外國干政,不如看看為何DDP還是如此不堪......80萬票?輸的一點也不少啊......
  • 訪客
  • 雖然不大認同上面的仁兄所說的,不過有一點我很認同,那就是所謂DDP官方語言的部份

    說國語年輕人只會越來越多,說閩南語、客家語、原住民語的人只會越來越少,DDP的語言如果不切換成國語,那我絕對不把票投給DDP,因為我完全聽不懂DDP的人所說的話!既然聽不懂那我投DDP做什麼?

    綠的友人問我為什麼不學學自己家鄉的台語呢?答案很簡單啊,會說台語又走不出去,外面的世界是說北京話、英美語、日語......
  • 王義雄
  • 其實在好在爛的人或政見,, ,什麼獨立統一顧肚子都是騙人沒用的,, ,到最後還是藍大於綠決定一切,,,這個我看要將來人民自己想的開,,,有人要繼續相信他的話也沒辦法,,,四年後在選女生看能否真的變好,,,希望他卸任後不要跑到美國跟他老婆女兒當美國公民,,,不然台灣會被笑死,,,,
  • 訪客
  • 外面的世界是說什麼語言,不表示我要放棄自己的母語。這並不衝突的。母語往往是一個文化的傳承關鍵,原住民的文化面臨危機,母語的消失是很重要的因素。

    要走向世界,重要的是你能拿出什麼,或是擁有什麼,而不是你說什麼語言。法國,德國,瑞士用的語言都不是世界主流語言,但沒人他們說走不出去...

    我並不反對國語政策,畢竟它讓台灣內部各族群有共通的語言可以交流,但說母語會走不出去,是統治者的謊言,為的是消滅被統治者的文化。日治時代的皇民化政策已經做過同樣的事。

    英美語已確立是世界的強勢語言,不管你喜不喜歡。
    目前中國和日本的小孩也和台灣的小孩一樣從小就學英文。
    新加坡的華人小孩目前面臨棄華語說英文的現實。
    現在捲起的華語風,是因為企業想要去中國做生意,學華語是很正常的,但不表示華語會變成世界強勢語言。
  • 訪客
  • 文章是寫的好..但多數的選民不見得懂這種種複雜的因素歐.
    姚老師為何會是基本教義派. 如何在台灣培養更多支持基本教義派的選民? 民進黨才能嬴.
    我認為台灣人會輸掉選舉就是台灣人性最好的寫照. ....我怕死...我不要戰爭....我要過現在的日子....不要得罪中共....不然台灣會沒有未來....
    可憐啊. 台灣的主權不爭取誰要給你呢? 爭取是什麼意思....就是要不計代價....不怕流血啊...今天全世界婦女的投票權是怎麼來的...是有人流血流汗抗爭來的...
    我也怕死. 不管哪個黨要打仗我都想躲起來. 但我很清楚. 只要我躲起來. 台灣後代的子孫就沒有主權....想到他們我就會願意去死了!
    我在美國住了十多年. 吃美國米水長大. 我在中共對台試射飛彈的時候跟朋友跑到紐約的時代廣場舉牌抗議. 路人和計程車司機不段地替我們加油打氣. 別人都這麼支持我們. 看看我們台灣人自己. 真是叫人失望與洩氣...
    你不爭取. 是誰要幫你啊?
    我跟各位打賭. 根本不會有2016的選舉了. 馬英九要當歷史名人. 他卸任前就會把台灣賣給中共. 和平統一. 歷史留名. 他自己跑到美國去安渡晚年....信不信? 等著看吧. 台灣人真傻. 基本教義派又怎樣. 你講大聲一點啊. 以後第一個被清算...


  • 二代外省人
  • 仔細看完全文.我以一個真正旁觀者的立場提供一些看法.我不知是否演說題目無意中侷限了演講者的視野,還是演講者本身格局限縮以致,內容所談皆是戰術,戰略等技術性手段,沒有看到關於精神,目標等較具理想性的論述,感覺姚教授還是以政客的心態談論民進黨的未來,若是一個民進黨員兼重要幕僚只重視這些技術層面的東西,要想再執政不敢說是緣木求魚,卻必比姚教授所期要困難許多.
    政黨成立的初衷?目的?以現狀來說,獨立既然已不是議題,只要思義行正,何懼不水到渠成!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