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覺得女性在伊斯蘭世界當中的角色是相當模糊隱諱的
即便是素來號稱最開放的回教國家的土耳其亦然
但事實是我從不明白身為穆斯林的女性她們心中真實的想法
所以只能從一些蛛絲馬跡當中得到我自以為是的結論


在今日遊人如織的皇宮當中
當年鄂圖曼土耳其帝國的蘇丹後宮依然是最神秘的存在
在那個美麗的宮殿裡
有著媲美土耳其燦爛陽光的金碧輝煌
一面又一面的牆壁上拼貼著其華美細膩足以奪人呼吸的彩色磁磚
除了那些讓人讚嘆不已的珠簷玉柱之外
每一間舒適涼爽的華麗房間更將柏斯普魯斯海峽之美盡覽眼底
這樣的居住環境幾乎是每個人的夢想


幾乎是----但也許當年那些在這邊埋葬了青春的蘇丹寵妾們除外


純金牢籠再怎樣迷人
它終究還是剝奪了她們的自由
成群的寵妾們群居在這個精雕細琢的監獄當中
透過半掩的窗櫺遙望著外頭那個跟自己再沒有任何關係的世界
她們在慘烈的勾心鬥角中爭寵
並在任何可能的場合中試圖把握抓住蘇丹目光的每一次機會
在那個寬闊的宴會廳中
巨大的水晶吊燈總是閃著令人無法直視的耀眼光芒
寵妾們在柔軟的地毯上跳著誘惑人心的肚皮舞
然後期待著自己能夠為那個唯一有權力的男人所臨幸
這是一個所有的女人都只能為一個男人而存在的世界
但這樣的境況卻不是來自於她們的自由意志
後宮的存在扭曲了女性的選擇
額外的代價則是她們覆水難收的美貌與青春


當然如今豢養寵妾們的後宮早已不復存在
那條每當蘇丹步行離去時總會故意灑落金幣讓寵妾們匍匐檢拾的黃金之路
在今天變成了你我後宮之旅的最後印象
今日的土耳其
許多穿著西化的年輕女性彷彿毫無忌憚地在伊斯坦堡街頭為所欲為
但更多用絲巾裹著長髮的女性選擇靜靜地在清真寺內的女性專屬座位祈禱
那扇薄薄的屏風並不能阻隔觀光客的好奇眼光
但卻有點突兀地劃開了不同性別的信徒與他們共同的真神之間的距離


我從不懷疑神的存在
但我多麼希望祂看見了這些隱藏在屏風之後的堅定信仰
哪怕她們距離通往麥加的聖門總是比能在前排祈禱的男性信徒來得遙遠許多
但在這樣一個以外人的眼光看來似乎充滿壓抑的生活環境裡
這些沉默的女性才是最真實的虔信者
創作者介紹

時間的女兒

jt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