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個週末終於去了嚮往已久的台南白河

臨行前我小妹告訴我

白河鎮是殭屍鎮

(這個呆子電動打太多了....-___-b)

劉董也警告我

白河是個太陽會曬死人的地方

但不管旁人如何擠眉弄眼地明示或暗示我別去白河

我仍是心意已決 任誰都無法動搖





而白河正如同我想像中的那麼美

由於堅持睡飽才肯出門

所以抵達白河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了

烈日當空

幾乎所有的荷花都收攏了花瓣

在一大片一大片綠田田的蓮田當中

粉嫩的花顏掩映在翠綠色的荷葉之間

隨時都能讓我們感到驚喜

路邊的小販躲進了臨時搭起的棚架下有點徒勞的乘涼著

偶爾朝著我們叫喊兩聲

蒼老而黝黑的臉龐上咧著淳樸的笑容

我跟一位太太買了蓮藕茶 蓮花茶還有蓮心茶

(每瓶都超大一瓶 卻只要50塊錢?o___O)

當她跟我說謝謝的時候

我看見她兩道彎彎的眉毛在陽光下微笑著





午後突如其來的一場大雨

把我們困在蓮花資訊館當中

也許一般人會心急於自己的行程遭到了耽擱

但我卻看見了令人屏息的美景

滂沱的大雨夾雜著強勁的風勢一波一波地吹向田地

雨水洗淨了窗櫺上的玻璃

讓我們看見了在風雨當中瘋狂舞動的稻田與荷花

雨勢是如此之大

當它擊在綠油油的田野上時

彷彿像是一大片綠色的湖水上籠罩著一層繚繞的雲霧

白色的雲煙同時也包裹著隨風翻飛的荷葉

形成一波波節奏齊一的綠色荷浪

嬌嫩的荷花在其中不住搖動

抵擋著每一次令人擔心的強風攻勢

而遠處那一大片開滿白色荷花的蓮田

更是讓人除了出淤泥而不染外無法作其他聯想

喝著微甜透心涼的蓮藕茶

這一陣大雨把我們 還有舉目所及的美麗荷花

都隔絕於外面那個車馬喧擾的世界之外

那樣的寧靜

也許真的只能在桃花源當中才找的到吧?





離開白河之後 我們往台南市進發

劉董的二專同學早早就等在那兒要招待了

一行人浩浩蕩蕩陪著我這個台北來的俗鬼在台南新天地裡開眼界

然後帶著我們到小巷子裡

用只有在地人才知道的老字號沙茶火鍋填飽我們的肚子

到佔地廣大的花園夜市去重溫他們當年橫行街頭的舊夢

然後落腳在整修的美輪美奐的黃金海岸喝著參雜微鹽海風的咖啡

黃金海岸已經跟當年小班還有tim帶我去的時候完全不同了

長長的海岸線舖上了地磚 擺脫了當年的泥濘

各家行動咖啡館佔地為王

點上了各色燈火 甚至還自備小小舞池

也許 遠方的漁船會以為這裡是一座七彩燈塔呢!





微黃的月牙在雲開之後露出臉

在深沉漆黑的海面上映照出一條銀白色的月光小路

一群大男生說著當年的瘋狂

大笑的聲音應和著陣陣的海潮

其中一個男生的女朋友悄聲跟我說

(她跟她男朋友是學生情侶 大家還在學校的時候就認識了)

她跟她認識的所有人都覺得

他們這一屆的這一群人

是當時那裡最有型有款的男生

而在他們畢業之後

盛況也再不復見





我聽著她的話

心裡想起了"飄"當中的一段文字

那時候正是南北戰爭剛結束的時候

女主角郝思嘉去拜訪昔日的鄰居

當年穿著閃亮馬靴的輕浮公子哥兒在戰爭之後已經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沉默寡言 努力試著重建家園的農夫

他們曾經是那個年代當中

最閃亮 最令人心動的一群男孩

而在他們被戰爭摧毀之後

那樣的盛況消失了

當然 也再無法重現或有人足以取代





也許 這一群在月光下談笑的人

正是書中所描寫的那些人

但慶幸的是

他們並沒有被摧毀

也許各自分開的時候光芒幽微了些

但相聚的時候卻重新點燃了那個年代的光耀

此時此刻

在這個海潮拍岸 月光皎潔的露台上

我見證了一群大男生的年少輕狂





青。春。正。美。


















創作者介紹

時間的女兒

jt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yes
  • COMMENT:
    文字還是一如往昔的優美動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