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發現如果再不寫遊記的話我會被寫不完的遊記追著跑

所以趁著微醺的夜色敲鍵盤

希望明天不會發現自己通篇都在胡言亂語才好:P





-------------------------正文開始的分隔線------------------------





用"英雄末路 美人遲暮"這八個字來形容里斯本我想應該是再貼切不過的了

想當年葡萄牙率先航向海洋

身為首都的里斯本也因著海運貿易帶來的財富而鼎盛

除了跨越海洋與大陸而領有遠較自己土地大上數十倍的殖民地之外

葡萄牙同時也將自己的財富與國力展現在這個小巧的城市當中

帶著濃厚摩爾人風味的建築雕工

以及四處可見的彩繪磁磚裝飾

再加上氣勢磅礡的大理石雕像與拱門.....

若非明亮的陽光讓貧窮與破敗無所遁形

這些迷人的風景很容易讓人誤以為自己回到了當年的榮景盛世











而里斯本同時也是個非常有趣的城市

她充滿了各種對比的事物:

市中心距離海邊不過步行五分鐘的距離

但回過頭映入眼簾的卻是沿著幾乎可以稱得上是"陡峭"的山坡地而興建的城市

(之所以陡峭是因為我的膝蓋有八十歲那麼老 所以不堪負荷:P)

叮咚作響的電車依然維持著二戰前的模樣:木質內裝+皮質座椅+有限空間

但貫穿整個城市的地鐵系統卻是閃亮簇新以及令人印象深刻的乾淨

有經費整修的建築物雪白如新

每一處的雕花與磁磚都閃著精心修復後的動人光采

沒有經費整修的建築哪怕再怎麼重要

剝落的油漆以及黯沉無光的裝飾都讓身為觀光客的你無法忽視它所代表的沒落

相同的對比也表現在處理食物的手法上:

里斯本有歐洲數一數二的海鮮料理

也有在滾燙的大鍋當中引人食指大動的肥滋滋豬排堡.....

對於旅行的期待

若你想要的不是金碧輝煌的皇家氣勢

那麼里斯本都可以為你達成









相較於熱情的西班牙人

葡萄牙人顯得較冷凝自持一點

他們不像他們的西班牙鄰居那樣一句英文也不會說卻還要跟你聒噪個40分鐘

大部分時候他們會因為不諳英文而寧願保持沉默

但卻會細心地觀察你的需要然後在最適當的時候提供你所企求的幫助

在西班牙

人與人之間的距離近到有時候幾乎要讓已經習慣孤單的我感到有點不能適應

在里斯本

大部分的人都跟你維持著一種適當的距離

語言的隔閡可能是一個原因

但我想更有可能的是他們不覺得必須要透過擁抱陌生人才能表達善意

所以里斯本的溫度是微暖的

這個城市會讓你感覺到安全而不受拘束

也許偶爾在面對遼闊的海洋時會有少許的寂寞

但你總是會在最不經意的時刻看見親切的笑容









葡萄牙人的樂天令我印象深刻

當我看著里斯本的時候我曾經想過

今天的台灣總是生活在一種莫名所以的恐懼當中

害怕著我們在下一秒就要被對手給超越甚至是再也無法從挫敗中恢復

以致於我們不停地追尋連自己也不大清楚到底在哪裡的終點

所以如果是台灣人面對像葡萄牙人這種曾經不可一世但今日榮華褪盡的光景

我想我們一定不可能像他們那樣淡然處之

但在這個安靜的里斯本

時間彷彿凝結在琥珀當中

一切的景象都帶著復古的溫暖色調

而所有的人也依然在數十年不變的玻璃櫃台前喝著咖啡吃著甜點

哪怕我們這些外來者認為里斯本已是英雄末路或美人遲暮

在他們的心裡

里斯本是永遠不敗的英雄 也是永遠不凋的美人









其實

這種想法也挺好的:)
















-----
創作者介紹

時間的女兒

jt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