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1月5號

難得的冬日陽光照亮了寒冷的週日上午

而剛起床的我

坐在電腦前哭泣

因為

陳定南離開了







我跟他並沒有任何關係

唯一有過的交集是我在大學時曾經聽過一次他的演講

這個素來被形容成龜毛酷吏的人

在演講上微笑著跟我們說

他不在意外界怎麼幫他貼標籤

他只堅持他認為有價值 有意義的事情

我在宜蘭的親戚們

雖然有時候也會抱怨嚴格的環保政策讓宜蘭人收入偏低工作難找

有時候也會嗆聲說乾脆換黨做做看

看會不會比較好賺錢

但是說到陳定南

大家難得的意見一致:





"伊是勁嚴格 啊不過伊是勁有骨氣"





我以為病魔不會帶走他

我以為他還年輕 還有好長的時間

我以為我可以要他繼續為台灣服務

我以為他可以繼續替我扛起應該要輪到我們這一代人所必須肩負的責任

然後我就可以躲在遠方 假裝自己天真無邪不知世事







我還以為 他會活的好好的

然後看著我們從他手裡卸下他不再有力氣完成的堅持







有人告訴我:

"生平不見陳定南 便稱英雄也枉然"

現在陳定南走了

他這輩子該怎麼當英雄呢?

可是我好想跟他說

我寧願我這輩子都不是英雄

如果 如果這樣就能夠讓好人不死

那麼是不是英雄真的對我來說一點也不重要







但是現在的我卻只說得出:

陳定南 一路好走

我用眼淚為你送行

願你在天堂無煩無惱 無憂無慮







願你一路好走!
















-----
創作者介紹

時間的女兒

jt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