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發表於2003年11月25日

雖然我想大家都已經忘記了當年喧騰一時的"非常光碟"事件

但事件的後續思考也許在多年後的今天依然可以給大家一些啟示

在這個爆料至上的年代

我們只能用理智對抗!





惟願公平如大水滾滾 使公義如江河滔滔!





------------------------本文開始的分隔線-------------------------------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看到了南社社員吳錦發的記者會

我也不能保證自己能夠完整地紀錄下他的每字每句

但這位長期被媒體以"非常光碟幕後藏鏡人"所指稱的仁兄

卻非常勇敢地挺身反抗台灣這些不知反省 缺乏自覺的惡質媒體

在他長達數分鐘的發言當中

展現的是身為"人'的良心

還有身為"知識份子"應當擁有的風骨







非常光碟事件演變至今

台灣林林總總各式媒體加起來卅多間

竟然沒有任何一家媒體能夠掌握整個事件的本質與核心所在

反而隨著眾多被點名批判的政客起舞







台灣的媒體會打著新聞自由的大旗

惡聲抗議政府不該限制他們報導國防機密

甚至是喊著言論自由的口號

痛批執政當局迫害他們身為獨立第四權的超然地位

可是他們怎麼沒有想過

非常光碟的內容是否恰當乃是可受社會公評之事

理當涵蓋在他們所謂言論自由的範圍之內

但時至今日

我們未見有任何一家媒體站在這個角度去分析整件事

卻眼睜睜地看著他們把政客的無的放矢 惡意攻訐

一而再 再而三地透過各種方式加以放大 甚至是三人成虎!







舉邱毅為例

他從事情剛爆發時的暴跳如雷 一直到後來的聲淚俱下

這當中他指控過多少人?

從演員 製作班底 到其他任何他想指控的人

他可曾提出過任何證據?

當他指控吳錦發在他家裝設針孔偷拍他們夫妻倆恩愛場景的時候

可曾有任何一位媒體工作者詢問他這樣天馬行空的念頭是打哪兒來的?

他的指控與報復隨著大眾傳播的力量無限擴張

而又有哪家標榜獨立誠實的台灣媒體曾經費神去求證過?

今天吳錦發說的好

他是一個被邱毅可恥言論所強暴的人

怎麼會有這種要被強暴的受害人 提出自己被強暴證據的道理?







各家媒體以他的沉默為默認

以自己疏於查證的怠惰為證據

在一次又一次的控訴記者會當中傳播各項未經證實的指控

這難道不是人格謀殺的一種?

與非常光碟的內容相比

邱毅這種"先指控 後道歉"的惡劣行徑

難道更不值得被社會所唾棄?

而更可悲的是

台灣的偉大媒體卻向來沒有道歉的傳統

只要被批評 就叫做政治迫害新聞自由

只要被限制 就喊著特權打壓媒體空間

這就是我們要的媒體嗎?

這就是一個民主與經濟高度發展的社會所培植的媒體嗎?

今天連小有名氣的人都可以被這些惡質的政客與媒體以凌遲的方式緩慢處死的時候

我們怎麼能夠期待位居社會無權力階級的其他人能夠獲得公義的對待?







八掌溪事件發生的時候

數十家媒體記者在岸上現場SNG轉播4小時

每個人都在責怪政府的蹣頇無能

卻忽略了所有圍觀媒體對於急難袖手旁觀的冷酷與殘忍

相形之下

美國攝影記者丟下手中貴重的攝影機

冒險去搶救被大水沖走的民眾

被丟在一邊的攝影機所拍攝下來的不完整畫面才是真正的經典

這跟誰應當負責救災毫無關係

這只涉及了人性

當你冷眼旁觀別人的苦難的時候

你怎麼能夠以為自己有資格指責其他人?!

當你自己也是幫兇的時候

你怎麼能夠還以為事不關己 一切都是主謀的過錯?!







今天吳錦發站了出來

他在記者會上慷慨陳詞

痛批台灣媒體的盲目與腐敗

甚至直接挑戰各家媒體的經營權

要各家記者如果只是為了生計而不惜犧牲新聞真理的話

還不如掛冠求去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在面對強權壓迫的時候膽敢挺身反抗

但今天我在這個禿頭老傢伙的身上看見了骨氣

正因為媒體是現代最不可動搖的權力核心

才更需要全民的監督與品管

唯有透過強烈的社會自覺

我們才能夠期待一個更公義 更有前景的社會







堅持是年輕人的特權

風骨則是知識份子的特徵

我們這一代可以選擇像60年代的法國年輕人一樣

以勇氣與不妥協的精神開創歷史上的思想新頁

當然也可以選擇像60年代的日本年輕人一樣

在各方壓力下沉默

從此之後閹割了自己曾經擁有 或也許會擁有的一切可能

日後歷史對我們的評價

端看我們在這個時刻如何抉擇:

你可以成為下一個挑戰不公義的吳錦發

也可以繼續眼看著自己淪落成幫兇

但振聾發瞶 才是知識份子存在的價值

只因為:"起向鐘樓撞曉鐘 不信人間耳盡聾"

我們今天就站在時代的正中央

更當如是堅持!












創作者介紹

時間的女兒

jt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