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很多921的災民來說

生命是一條沒有盡頭的隧道

而且舉目所及盡是該死的漆黑



一對爲了生計在日本辛苦工作 卻驟然失去兩個年幼兒子的夫婦

一夕之間一家七口全被大地吞噬的憤怒女知青

意外懷孕 卻深信這是死去小女兒回頭來投胎的草地夫婦

還有不知道自己的家人到底被埋在哪裡的金髮叛逆姊妹花

在導演吳乙峰誠懇的鏡頭下

讓我們看見了這些人最深沉的傷痛 還有無法彌補的遺憾





所以每個人面對傷痛的反應都不一樣:

一臉狠樣的老公 呆坐在擁擠的日本電車上

茫然地聽著從臺灣帶過去的詹雅雯

好像以為在那"攏是無情人"的滄桑歌聲中可以看見他只有數面之緣的孩子

女知青曾經引以為傲的理性在天災之後驟然崩解

面對突然離去 卻從不曾入夢的家人

她除了無法諒解之外 還有幾乎要讓她滅頂的憤怒

看著鏡頭 她甚至咬著牙告訴所有人

她要用死亡 來表達她所有無以名狀 而僅存的家人也無法理解的熊熊怒火

只要有女兒的笑容 即使再硬的石頭都有辦法打穿的粗工爸爸

以為自己的心也跟著支離破碎的女兒一起隨地震去了

染著金髮 活脫脫就是叛逆少女模樣的姊妹花

冷然地接受了政府停止挖掘的決定

帶著不知道家人到底葬身何處的遺憾回到了原本討生活的大都會

卻發現自己再也找不回當初拼命賺錢的理由





長達3年的拍攝過程

影片當中紀錄的不只是這些受難家屬的心痛與眼淚

也同時見證了紀錄小組在這過程當中所面臨的衝擊與無助

數次在臺灣與日本間來回往返

攝影機卻不知道該拍什麼好

意外錄到女知青的死亡宣言

卻只能激動地罵著不知所云的話語

面對失去小女兒的媽媽

原本預計要問的問題卻總是卡在喉嚨當中不上不下

好不容易在電動玩具店當中找到姊妹花

可是 好像除了問問她們好不好之外什麼也說不出口

3年過去了

怎麼感覺傷痛不曾遠離?

怎麼好像除了受難家屬之外

連他們紀錄小組自己 都還被困在那個黃沙滾滾的漩渦之中?





也許生命真的是一條伸手不見五指的漆黑隧道

可是

隧道終有盡頭 只要你持續前進





所以一臉狠樣的爸爸決定帶著老婆重新結婚一次

當攝影師調侃他 要他眼神不要那麼殺的時候

所有人都看見了他露齒而笑的樣子

所以憤怒的女知青剪去了沉重的黑色長髮

選擇漂洋過海 到一個沒有失落的異鄉重新找尋自己那跟著土地一起碎成片片的靈魂

所以爸爸重新拿起了電鑽

當媽媽流著眼淚感謝她無緣的小女兒竟是如此仁慈 還願意再給他們夫婦倆一個養育她成人的機會時

用力地爲即將興建的高壓電塔打著地基

所以染著金髮的妹妹離開了電動玩具店 決定生下她跟小男朋友的孩子

是的 她還很年輕 年輕到不該這麼早就為人父母

可是 她告訴她在天堂的爸媽 她真的很孤單 她想要這個孩子跟她作伴

在她凝視著她剛出生 還血淋淋的Baby的那一瞬間

對於unexpected child向來不假辭色如我

也不由得悄悄對自己說:

當她說她一定會好好對待這個孩子的時候 我相信她是說真的





在隧道的盡頭

被紀錄的人們都找到了他們願意朝之前進的微光

而我們

也可以在這部紀錄片當中看見人性當中不可摧毀的勇氣

但願你我 都知道在隧道盡頭等著自己的是什麼

誠心推薦 全景映像紀 http://www.fullshot.org.tw

請一起給這些真實面對生命的人們 以及這群紀錄生命的影像工作者

一個最熱烈的鼓勵!






















-----
創作者介紹

時間的女兒

jt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