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拉科不僅僅是波蘭王朝的前首都

同時也是波蘭最重要的宗教以及教育中心

現任的教宗若望保祿二世在即位之前曾經是這裡神學院的學生

他的神學恩師也曾經擔任克拉科地區的總主教

身為史上第一位非義大利籍的教宗

他在波蘭所受到的愛戴遠超過我們所能想像

隨處可見的教宗聖像或多或少佐證了我的觀察





歐洲最古老的大學之一也位於克拉科

(原諒我實在忘記了它叫什麼名字)

它最響叮噹的校友莫過於提出地球繞日運行說的哥白尼了

在這裡我們可以看到另外一個有趣的衝突:

今日的波蘭可以用"窮困"二字來形容

但他們卻是最早致力於學術發展的國家之一

而這麼樣一個篤信天主教的國家

卻出了一個大逆不道的學者 試圖以科學挑戰神學

我想從這樣的矛盾當中

我們可以看到歐洲之所以在歷史上超越古文明大國的契機所在:對知識的追求

也可以看到一個真正的科學家在面臨信仰與真相的衝突時

他會作出什麼樣的抉擇







如今的克拉科 有超過3/5的居民是大學生

這對在波蘭簡直是文盲的我們來說是個大利多

由於波蘭並非觀光大國

所以英文化的程度遠低於其他同為前共產東歐國家的捷克或匈牙利等

但是大部分的年輕人都能說上幾句生硬的英文

而且態度都非常熱心

即使是操著德語或波蘭語的老人家

看到我們茫然地站在街頭時

都會主動趨前詢問我們是否需要幫助

甚至是帶著我們去買票 去搭車 帶我們到要去的地點

然後自己搭車回去原本要去的地方

這也許是東方女子在遙遠陌生的國度所能擁有的特權

但看似冷峻的波蘭人所表現出的和善與熱忱卻是讓人難以忘懷的溫暖



幸好這樣的溫暖多少也緩和了窮困的經濟所帶來的窘況

這個曾經在歷史中光輝燦爛的前首都

再多的歷史榮耀都無法代她抵擋歲月的無情摧殘以及缺乏金錢奧援的艱困環境

曾經是中世紀最大的購物廣場

The Clothes Hall卻遲至今年才終於得到經費整修

聖瑪莉大教堂也因著教友們的奉獻才得以維持她那充滿異國風味的絕美裝飾

(紅磚色的主體搭配著深藍色鑲金的各式繪畫以及雕刻 色彩非常鮮明)

至於其他難以計數的各式古蹟 就只能繼續她漫長的等待之路







華燈初上 夜色掩飾了殘破的教堂所顯露的難堪與困窘

熱鬧的舊城廣場中聚集著等待同伴一起前往夜店狂歡的青少年

讓人無法將他們與身著整齊毛呢套裝的老先生或老太太聯想在一起

但他們的確都是那些帶著鮮花供奉聖像 或者是跪在十字架前虔誠禮拜的同一批人

隨處可見的鮮花攤子不僅為蕭瑟的波蘭生活增添了鮮豔的色彩

也讓人們的崇敬成為建築物上最華美的裝飾品







也許 所謂的窮困是我自以為是的想像呢?

波蘭人可是非常驕傲而愉快的過著自己的日子

想到這裡 我不由得失笑了:)




















創作者介紹

時間的女兒

jt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edJet
  • COMMENT:
    大學名稱是亞傑隆
    -----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