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剛認識的大甲朋友的腳步

我們爬過被煙薰得漆黑的金爐 走過蜿蜒的小路 鑽過堆滿東西的防火巷

繞了一大圈之後 總算是來到了鎮瀾宮外

我們走了20分鐘才抵達宮門口的馬路

而媽祖的鑾轎還是被卡在人群當中動彈不得 連廣場都還沒走完=.=

大甲朋友告訴我們

在馬路上有陣頭的表演 等等還有煙火施放

要我們先去卡位

可是老天爺啊~黑壓壓的人山人海 我連柏油路面都看不見

更別提卡什麼位了!

橫亙在眼前的 還有那些虔誠的信徒

他們手上巨大的線香根本就是致命武器

看哪個不爽就稍微戳一下 保證皮開肉綻

我猶豫了一下下 然後決定咬牙往前衝

都已經來到這裡了 怎有再龜縮的道理?!

更何況我懷中還抱著一家老小的貼身衣物

如果沒有達成鑽鑾轎的使命 有何顏面見江東父老?

想到這裡不禁一陣悲憤湧上心頭 心一橫 直接殺進人牆當中







可怕的汗臭味混合著火藥硫磺等刺鼻的氣味讓我無法呼吸

我屏住氣息推開一個又一個大肚皮

終於看見了路上的盛況:

馬路當中坐著一群一群的青少年 一路延伸到大甲鎮界的水尾橋

每一群少說有30來個 都穿著自家的制服

什麼是制服?就是他們所屬的堂口所發放給他們的裝備

從T-Shirt到帽子到裝飾品

無一不在表明"你老子我是混道上的 識相的就給我閃遠一點!"

這些青少年的臉龐稚嫩得讓人不敢相信

我覺得頂多剛昇上國中吧?

可是他們的眼神卻充滿了狠勁 一副隨時可以跟你拼命的模樣

短袖短褲以外的身體 全部都刺上了讓人眼花撩亂的圖案

由於各個堂口間可能彼此有衝突

因此即便他們都坐在地上等待媽祖出宮

可手上都還是拿著看起來可以當成武器的棍棒

甚至是那些化好妝的八家將們 手上的法器也都不是裝飾品

我低著頭快步通過 不敢多看他們一眼

他們都還只是孩子 可是 他們的青春就這樣葬送在刀光劍影之下

那種無能為力的心痛令人無法直視這些逞兇鬥狠的小朋友







撇開空氣中的恐怖平衡氣氛不管

這些堂口對於自己堂裡面所供奉的王爺神轎可是費盡了心思在裝點

不同於一般的傳統神轎

這些王爺們的座轎可是忠實地反映了扛轎者的品味

所以你會看見轎子上安裝著台客跑車必備的藍色閃光燈

隨著步伐而轉動變化的五彩炫光

花車女郎身上常見的金蔥彩帶

當然還有最最經典的搖頭樂+哨子

當王爺起轎的時候

我幾乎要懷疑這些小朋友可能以為自己在中二高上面飆著自己的改裝喜美了-___-"







當媽祖的轎子終於抵達大甲鎮終點水尾橋的時候

已經是午夜2點多了

眼看著隨行隊伍浩浩蕩蕩往鎮外出發

我揣著懷中家人的衣物開始擔心 怎麼到現在還沒有開放鑽媽祖的鑾轎?

我在震耳欲聾的煙火以及鞭炮聲當中

用盡全身的力氣吼著問隔壁的義交阿伯 我要等到什麼時候才可以鑽轎子?

北北以一種彷彿看見奇珍異獸般的眼神看著我 然後吼著回答我:



"阿妹~要回鑾才可以鑽轎子 起駕不可以鑽啦!"





鎮瀾宮耗資上百萬的絢爛煙火在我頭頂的天空盛開

我整個人卻是愣在原地動彈不得

原來 我根本就搞錯了鑽轎子的時機

其實 我這麼辛苦到頭來還是一場空

難道 我註定要跟鑽轎子無緣嗎?







媽祖離開後的大甲鎮

在10分鐘之內突然成了一片漆黑的空城

所有的人都在最短的時間內回家睡覺去

原本滿到要多出來的攤販也突然一個不剩

連街道的路燈都熄滅了

我拖著沉重的步伐走在黑暗的大甲鎮

心情沮喪到無以名狀







怎麼能放棄?!

我怎能就此放棄?!

我一定要完成鑽轎子的夢想!!!!





(待續)














-----
創作者介紹

時間的女兒

jt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