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我有朋友說過

我爸長得像信介仙(DPP故主席黃信介)

他的個性其實也有點像:

他有很多朋友

有時候會莫名奇妙的海派

喝了一點酒以後就會很瘋狂

因為身為么兒所以還有那麼一點點搞笑的潛力







但我跟我爸的關係卻是很微妙的

我是家中三個小孩當中長得跟他最像的

長輩們都說他超級疼我

總是把我扛在肩膀上

而小時候的我又愛現又愛撒嬌

跟我爹那種愛聽好話的大男人根本就是絕配







很可惜的

上述那些我一點印象都沒有

我對他的記憶起始於我那叛逆的青春期

在那個狂飆而憤怒的年代我只記得他手中的細竹枝打在我身上的傷痕

他繃著臉看著我的數學成績

或者是不管我說什麼或是多麼努力地試圖討他歡心

我都只能得到一句不置可否的:"嗯"

所以我可以為了他沒收我的隨身聽而整整一個月不喊他爸

也會在盛怒下對他尖叫如果我以後嫁給他這種男人我就去死

喔~我還記得我也說過我大概是遭天譴所以才會有他這種爸爸







生出這種不肖女

也真虧他竟然還容忍我到今天:P

但也因為如此

我才有機會看清自己的盲目







時間的確能夠改變很多事

在我身上尤然

多年以後

我終於慢慢了解

儘管我爹是個茶來伸手飯來張口的大老爺

儘管我爹是個一抓狂就從三字經罵到八字經的大老粗

儘管我爹是個喝了酒就發酒瘋,不喝酒又不理人的怪咖

但他的確是個好爸爸

當年我媽曾經反覆地這樣告訴我

但我從不相信她那隻為愛盲目的軟弱雙魚:P







只是後來我發現

在沉默的背後

他給了我一個安穩的世界

因為我從來不知道

原來養三個愛漂亮的女兒要花那麼多錢

原來一堂鋼琴課要價五百台幣一小時

原來我當年的數學家教不過是陪我聊天而已竟然膽敢開價一千元一小時

原來家裡同時有三個小孩唸私立大學竟然要一筆天文數字般的註冊費

原來我出國遊學一趟的費用對他來說並不是零頭而已

我在伸手要錢的時候從不手軟

而他在掏錢付帳的時候也從不囉唆

在經過多年以後

在我終於了解經濟的穩定有多麼難能可貴之後

在我好不容易明白這樣的安穩其實是我之所以有餘力發展自我能力的基礎之後

我才知道他給了我這麼多







今天老妹在msn上敲我

說爸要找我

好不容易通上話

他劈頭就說他要再匯錢給我

我拒絕了

我告訴他我有在記帳

目前的數字撐到八月底應該沒問題

更何況我九月就回家了

他不耐煩地堅持要匯錢

卻支支吾吾地說不出原因

一直到被我逼急了

才很兇地嚷嚷說:

"你不是下個月要去玩?身上當然要多帶一點錢啊!花不完就算了~可是一定要有錢啊!"







我當下語塞

暗自慶幸我們只有用語音而不是視訊

要不然大白天的哭起來多難看呢?

我不知道別人的爸爸是怎樣的

但我知道比起那些掏空企業資產把爛攤子丟給子女去收拾的富爸爸們

我爸才是真正在為人父母的好爸爸

哪怕他這輩子不可能富可敵國

可是他總是盡力給我他所能給我的一切







當我買一雙五六千塊的camper眼睛都不知道要眨一下的時候

他卻沒有任何一雙超過一千塊錢的鞋子

我也許本來是一個不知道孝順這兩個字怎麼寫的壞小孩

但因著他這樣深厚而柔軟的愛

我想我現在真的明白





然後

爸,我想跟你說:

"如果可以,我想要嫁給像你一樣的男人"






















-----
創作者介紹

時間的女兒

jt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