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記錄生命的方式都不一樣

對我來說

嗅覺跟聽覺所能刻畫的記憶深度遠超過其他感官

而號稱台灣第一天團的五月天

就用他們的音樂幫我紀錄了我最美好的青春歲月







那是狂狷不知愁的年紀

每每在走過校園穿堂的時候總要努力地壓住遊走在校規邊緣的制服短裙

只因為風太強

在吹起裙襬的同時也把清亮的笑聲帶得更遠

那一年五月天突然以搖滾樂團之姿竄紅

強烈的電吉他 有力的鼓聲再加上主唱阿信近乎走調的嘶吼

每一首歌曲都成了那時候大家朗朗上口的經典







還記得上課時用頭髮蓋住耳機線偷偷聽著五月天的CD

打掃廁所的時候拿著刷地拖把狂吼著要逃離這個瘋狂的世界

說不出口的暗戀只能在心裡幻想著對方總有一天對我唱著"好不好"

費盡心機玩著那些我愛你你愛她她又愛他的小把戲

自以為我就是那個讓志明痛哭流涕的春嬌

還有那命定的瞬間

我默默地告訴自己只要對方能在此時此刻讓我聽見五月天的心中無別人

那就是上帝為我的愛情做出最明確的指引

而那一刻我在電話中真的聽見話筒那頭傳來了熟悉的音樂







離開了那個安穩而金光閃耀的年代後

我幾乎遺忘了當初廢寢忘食追逐五月天的熱情

直到最近看見了以高中校園為背景的網路小說

才突然勾起了回憶

我帶著微笑想起那一切:

那個有校園王子 有貼心姐妹淘 有短裙有教官有聯考的青春時代









當然 還有陪著我走過這些美好 但我卻到今天才想起來的五月天:)









--------------

總是每到考試的時候就特別想寫文章

書都唸不完了還肖想著敲鍵盤

我想如果把手剁掉應該也無法抑止這種渴望

因為真正在運作的是我的心我的腦筋

而不是我無辜的手指:P
















-----
創作者介紹

時間的女兒

jt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