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轉載自與媒體對抗網站

原文請見:http://www.socialforce.org/phpBB/topic_15087.html





張維嘉(民進黨新潮流前總幹事)



以反扁倒扁自許的中國時報,再度「熱烈響應」了民進黨前主席施明德先生的一封信。



同一天早上,施主席召開的記者會,也闡述他何以要求陳總統下台的理由及可能的後果。



容我再度拋棄對Nori這位老戰友的「溫情」,把個人的看法陳述於下:



(一) 陳總統是「動亂(亂源)中心」?



筆者認為「動亂中心」有三個。第一個是製造動亂的「中華民國憲法(外來憲法)」;



第二個是所謂以爆料及作秀為中心、不知民間疾苦的「國會」;第三個則是淪為政黨及



大中國沙文主義工具的所謂「媒體」。



難不成施主席沒有看到這三個「中心」嗎?當然不是!事實上是,如果沒有那三個中心,



陳總統就不可能成為「動亂中心」;因為,一個真正尊重民主法治的社會,只要把你施主席



所懷疑陳總統及其周邊的人的資料,送到檢調單位,不就了結所有的「動亂」了嗎?



(二) 關於路易十六



路易十六和他的夫人瑪莉.昂圖耐特於1793年1月23日被送上斷頭台。施主席的意思很明白:



如果陳總統不接受他的「道德勸說」,就會被革命掉。陳總統現在不下台,不僅害民進黨,



也會害台灣,因此構成「體制外革命」的要件。問題是路易十六是個專制君王,陳總統卻是依法



透過人民選出的總統,兩者可以類推嗎?



說真的,筆者還不知道「民主體制」被革命掉的例子有多少。但是,被「政變」,被復辟的例子



卻是很多,史書上多有記載。內戰或殖民地解放運動,挑戰民主體制的例子也很多,但這是



「槍桿子出政權」,並非所稱的革命。



因為我們所認知的革命,指的是推翻專制。不論他是主權國家之內或之外(如殖民帝國主義的國家),



筆者敢跟施主席或任何主張在台灣革命的人打賭,絕對革不起命來,原因很簡單:反專制的「民主」,



本質上就是使「革命」無容身之地。除非,施主席談的是「政變」或是復辟的層次。





(三) 為什麼趙建銘醫師要「認罪」?



除了司法單位之外,沒有任何個人、公司行號或其他政府單位有權認定趙醫師有罪,這是極簡單的道理,



施主席肯定也知道。而「任何被告未被判決確定之前,推定無罪」。何以施主席要他自動放棄受憲法保障



的受法院審判權利,認為他巳經有罪,而要他認罪呢?



「認罪」或「不認罪」本是趙醫師的憲法權利,如果能力允許,他當然有權聘請值得他信賴的律師



,是為常理。捨此不為,筆者認為,高舉人人都是檢察官和法官的人民公審觀念,才是「動亂中心」



的製造者。請施主席回想一下你被反動勢力關了25年多的事情,也回想一下,多年前在美國洛杉磯發生



的「辛普森殺妻案」的背景及經過,請也試著回想一百十二年前法國「特利弗斯間諜案」的種種。



「輿論殺手」何其可怕!讓我們尊重司法罷。





(四)所謂的「白金體制」?



按照馬克思、列寧主義的說法,「白金體制」是西方民主資本主義國家的精髓,也即是「資產階級專政」。



所以,要以「無產階級專政」來對抗它。也因此,當施主席說陳總統「擁抱財團」邁向「白金體制」以至



於四周的人和這些「財勢者耳鬢斯磨」,讓這段話看似有幾分道理。其實不然!



首先,「權力之所在即腐敗之所在」跟有無「白金制度」並無邏輯關係。譬如說,北京這一個社會帝國



主義政權,貪污的情形不是也可以比美兩蔣時代嗎?理論上,他們並無「白金制度」但是照貪不誤;



第二,陳總統並無能耐建立「白金制度」。有此能力的,非國民黨莫屬。就政策層面而言,陳總統容有



錯誤,值得檢討,但這是下台的理由之一嗎?



其三,貪腐現象,舉世皆然,愈不民主,甚至經濟相對落後的國家,愈嚴重。因此,只有厲行法治,



才能減低這種事情發生的可能率。



以韓國最近二十年為例,有兩位總統被判貪有罪,有兩位總統的四個兒子都被控貪特權。



這跟「白金體制」無關。 而當初陳總統接近企業界人士,可能基於經濟發展的考量,也可能著眼於



下次選舉,不論如何,有違法就要嚴辦,如果陳總統確有違法,自有彈劾體制可以依歸。否則,



用不著找「白金體制」之藉口,也用不著因而下台。



(四) 又一位「道德論」者



筆者一再批判孔丘的儒家思想,想不到施主席也是孔丘觀念的受害者。歷史明證,愈發動「道德機制」



的社會,法治精神愈薄弱,社會的價值體也更混亂。



儒家的官僚體系無時無刻不在向別人鼓吹道德。然而,打小報告、造謠、扯後腿,趕盡殺絕,鬥臭鬥垮,



誣諂,殘酷的死刑,都是在這種道德風氣下發生的。



反觀,第四世紀「前秦」的符堅時代,出了一位法家王猛先生,絕口不談道德,僅僅厲行「有限的法治」



居然使人民獲得幸福,他的老前輩公孫鞅先生也一樣,所不同的是他被講道德的儒家學者鬥跨了,結局淒慘。





「總統是國家道德最亮的標桿」,話雖有意思,甚或小學生都能造出這樣的句子來,我們也不反對,



我們甚至期待社會上人人都以「最亮標桿」來檢視自己,但是對社會的進步卻是反其道而行。因為道德



只會取代了社會進步的動力—法治。



很多人視施主席為「國家道德最亮的標桿」可惜,這樣的「標桿」不足以論述國家的興亡及總統是否下台。



抬出林義雄、李登輝、李遠哲三位先生的大名壯聲勢,以顯示「德不孤」,並不表示人民會支持如此的



倒扁運動。全國人民沒有不反對貪腐的,但他們的眼睛是雪亮的,到時侯追隨施主席「運動」的,恐怕



只有反動復辟勢而已。因為他們的目標是倒扁,然後復辟。



人民將會以政治安定和法治的角度來看待施主席的下一步。














-----
創作者介紹

時間的女兒

jt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