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學期我選修了”大屠殺後猶太教與基督教的關係”

對於既非猶太人也非基督徒的我來說

在一開始的時候很明顯的是個自討苦吃的錯誤決定

那些與神學或哲學相關的字眼我連聽都聽不懂

更別提還得寫在筆記上了

可憐我的同學在上課的同時還得當我的英文字典

現在想想真覺得對不起她Orz







為我們授課的老師是一位不到四十歲的年輕教授

身為基督徒 他對神學的熱情毫不保留地全表露在他的課程當中

但也因為愛之深所以責之切

他對於基督教始終未能與猶太教達成和解(reconciliation)有著非常強烈的批判

課堂當中對於寬恕的討論讓我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

因為 我在聽見這些討論的第一時間內就聯想到了台灣的228事件







基督教的反猶太教誨不僅僅在歷史中留下了荒謬且醜陋到令人不可置信的傷痕

同時也幾乎是直接導致猶太人在二次大戰當中遭受無情屠殺的重要原因之一

在戰時 當年的教宗基於許多隱晦的理由而對眼前的暴行保持緘默

在戰後 繼任的教宗以及教會也許有心和解

卻在過程當中使用許多文字上的詭辯拒絕認錯

這位燃燒著宗教熱情的教授在課堂上慷慨陳詞:

“如果加害人不能夠認錯 那麼受害人又該怎麼原諒?

沒有誠實 和解的基礎又在哪裡?”







那一刻我突然情緒激動到握不住手上的筆

這麼多年過去了 228事件始終沒有得到應得的歉意

打著原諒歷史錯誤的大旗

誠實認錯成了不該被緬懷的過去

要求公義變成了缺乏體諒與同情

那些深可見骨的傷口到今天依然無法痊癒

因為它未曾得到應有的治療

到如今我們所看見的

只是當年的加害人厚著臉皮在其上所覆蓋的層層紗布

還有那些堂而皇之要求受害人原諒的聲明與藉口

今天我的教授能夠用如此毫不留情的質疑揭開宗教偽善的面紗

但我卻不知道要等到哪一天

同樣銳利的言語刀鋒才能夠劃破那緊緊包裹住228事件真相的厚繭?







但我想真正可怕的也許不是不肯認錯的加害人

讓人心寒的是加害人試圖要淡化事件以及讓眾人遺忘真相的努力

也許真相是時間的女兒

但這個女兒卻不見得是個如花似玉的小女孩

在人為的操縱及扭曲之下

她可能會變成沒有人認得的模樣

如果我們繼續假原諒之名行遺忘之實

這才是對受難者以及家屬最狠心的凌遲





228又到了

在猶太教與基督教開始見到和解曙光的同時

我但願這段屬於臺灣人的歷史也能夠有這樣的運氣

在這麼多人的努力之下

總有一天這個節日將不再充滿淚水

我們會以百合花紀念這道已經結疤的傷痕

然後帶著它繼續前進




二二八全球接力秀台灣-24小時共筆書寫














-----
創作者介紹

時間的女兒

jt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