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轉載自自由時報網頁

原文請見: http://www.libertytimes.com.tw/2006/new/aug/28/today-p8.htm

雖然未及於第一時間轉載

卻未損其鞭闢入裡的精準剖析

各位關心台灣的朋友們請享用~並歡迎多方轉寄!!!



-------------------------本文開始的分隔線---------------------------

剖視「倒扁」連續劇

陳師孟(台大兼任教授、前總統府秘書長)










今年以來,倒扁的風潮一波波展開,先是在野的中國國民黨利用在立法院的多數,


強推罷免總統案正式成案,所幸陳總統做出正確的處置,以對全民的公開電視談話


代替對立法院提出答辯,使國民黨羅織的十大罪狀反成了執政黨的政策說明,只顯


示在野「欲加之罪,何患無辭」的鬥爭本性,與「林林總總、瞎掰湊數」官僚習氣。








操弄族群 不應綠營背黑鍋







不料正當我們以為歹戲下棚之際,一群自命為「泛綠」的學者與政治人物卻接起了


倒扁的棒子,演起續集來;只是比起稍早提出罷免案的泛藍政客們,多了一副大義


滅親的神聖臉色。我們這些素來也自以為是泛綠的人士,誠惶誠恐地捧讀他們公告


周知的「起義檄文」,看懂了兩個要阿扁自動下台的理由:一是阿扁「以挑撥族群


代替反省」,二是阿扁「以國家認同壓抑民主」。先看族群問題:不客氣地說,這


是睜眼說瞎話;任何人了解兩蔣七任統治的用人邏輯、任何人檢視歷次選舉的選票


結構、任何人環顧泛藍陣營的未來領導集團,如果還不能指認台灣族群問題的元凶


,還要把操弄族群的罪惡由國民黨身上卸下,而要求民進黨或陳總統背黑鍋,這不


只是盲目,而且是撒謊。我只想問:難道一定要福佬族群也把九十%的選票投給藍


營,綠營才能洗脫「族群意識」的罵名?老實說,身為所謂「外省子弟」,雖然自


己在成長中沒有享受「權貴」的滋味,但仍不免為了自己族群過去的集體罪過有連


帶的愧疚。當一些外省子弟為其優秀的家世背景或學養表現而趾高氣揚之時,應該


回想當年在二二八時被你們的長輩「人間蒸發」的台灣菁英,你們的優越感或許得


來並不怎麼光彩。








依法進退 避免民主退為民粹







再看認同問題:不客氣地說,這是無知加三級。試想在一個民主國家,國家認同重要


,還是民主程序重要?多數民意是否就可以違背對自己國家的認同?人民可以用選票


推翻政府,是否也有權出賣國家?答案非常明顯。美國是公認的民主國家,但是人民


對國家的效忠卻不容一絲含混,也不受民意表決。如果美國公民認同前蘇聯共黨政權


而充當間諜,或認同阿富汗「塔利班」政權而充當傭兵,美國政府不會因為這是信念


不同而予以寬貸。同理,今天部分中華民國國民若認同不時對台灣做武力威脅的中國


,台灣政府可以裝聾作啞嗎?應該尊重這種叛國的主張嗎?把民主自由無限上綱到國


家認同之上,聲援那些認同錯亂的泛藍民眾,對國家尊嚴與國人安全棄之不顧,反而


嗆聲陳總統打壓民主,這些言論出自政治學者之口,真不可思議。








更令人咋舌的是,當媒體詢及阿扁若下台,台灣政治的未來發展與規劃時,這些學者


輕鬆指出這是專業政客的事,他們只是學者,把問題點出就責任已了。我知道許多泛


綠支持者所以反對「倒扁」,其實未必是在「挺扁」,而是著眼於民選總統被迫下台


,對台灣政治可能產生的動盪不安與對民主法治的開啟惡例,是以一再以「依法進退


」為呼籲,以免民主倒退為民粹。反觀這些清高的學者,像是在做一件事不關己的學


術研究,只需要指出別人主張上的缺失,就可以算是自己的一項學術成就,至於接下


來能不能提出解決方案或替代對策,是別人家的事。以這樣「超越」的態度來問政,


完全不把現實台灣的禍福放在心上,等於是把台灣人民視為做實驗的白老鼠,阿扁若


真出於自責而應聲下台,豈不成了這場兒戲的共犯?







續集才下檔,竟然第三集又接踵而至。而且來勢洶洶,因為是由綠營開山老祖施明德


所發動,而且伴隨著另一批也自稱為泛綠的學者與政治人物。施明德不愧在政治圈打


滾多年,以百元的訂價激起百萬人參與的「買氣」,為實地抗爭活動取得收視優勢與


暖身效果。











絕不解散? 少數暴力的無賴







不過儘管如此,六百四十多萬合法選民投票選出的總統,是否應該由一百萬不知有無


投票權的捐款者來決定去留,答案再清楚不過。因此施明德放出未達目標絕不解散的


豪語,其實有相當「少數暴力」的無賴成份;台灣「民主戰神」若心中還殘存一絲民


主素養,應該知道再多幾倍的捐款,也不足以抹殺六百四十多萬選票中任一票的效力


,也不因此有權要求任一個泛綠選民讓步。







值得注意的是,同樣是來自綠營之內,但第三波倒扁訴求不再是前番對阿扁政治立場


的質疑,施明德大聲抨擊的是阿扁的道德,包括第一家庭幾位成員的操守在內。套用


施明德的話:「民進黨政府的統治基礎就是道德,不談道德,還剩什麼」,因此「現


在一百萬人站出來反貪污、反腐敗,這跟族群對立、藍綠對立都沒有關係」。老實說


,要不是這十五年來對施明德的近距離觀察與第一手了解,真的會以為這是出自一個


德高望重的民主先知之口,也真的會讓人搞不懂民進黨當初在推舉總統候選人時,怎


麼會不取黃鐘取瓦釜。







姑且不說阿扁被指控貪腐迄今沒有獲司法認定,即使要未審先判,施明德對阿扁的道


德譴責也是一百步笑五十步,他的滿口仁義道德只益發凸顯其人格的雙重性。除了近


日媒體上對他的各項「爆料」外,我們還見聞了不少更不堪的私下行為,有些當事者


或目擊者至今仍然陷於隱惡揚善的心理矛盾,公開與否舉棋不定。其實要透明化施明


德並不難,他洋洋自得的「不主動、不拒絕、不負責」三原則,固然是出自對女色的


自白,但未嘗不代表他對金錢、權力、友誼等各種「所欲」的基本態度,任何送到眼


前的「貢物」,他都可以大剌剌地享受,不必心存感念,也不必愛惜善用,因為本來


就聲明過是「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嘛。我們可以斷言,有朝一日若把總統大位獻在


他的腳前,他也會面不改色地登基,繼續他的「三不」人生。我們無意以他的一百步


來襯托陳總統或我們自己或許在道德缺憾上的五十步,我們只想呈現施明德這樣一個


人竟然自居為道德審判官的荒謬性。







禁揭瘡疤 民進黨不應鄉愿






沒有人想要玷污施明德早年反抗威權的英雄事蹟,沒有人企圖摘下他頭上的光環,如


果今天他的事蹟蒙羞、光環褪色,要怪只能怪自己。施明德曾怒斥批評他的民進黨人


士「放肆,憑什麼資格問他?」他罵這些「後生小輩」、「徒孫輩」忘記他當過黨主


席,又說當年他在台北車站前三天四夜抗爭時,他們都還不知道在哪兒呢!很巧的,


當時我剛擔任民進黨秘書長,我也在那兒,而且我是從頭至尾待在車站前,印象最深


的一幕是林義雄前主席深夜凜立狂風疾雨中,周遭是一些來自全國各地的基層黨員,


卻不多見施明德的身影。不過這並不重要,重要的是他的形象何以在台灣民主傳承歷


史中江河日下,從美麗島年代的戰神英雄,到兩黨競爭年代的玩世浪子,到今天的邊


緣政客。人稱「印度聖雄」的甘地有謂:「我的一生就是我的信息」,相較之下,或


許施明德只能俯首沉吟:「我的前半生就是我信息」。


<




也有些民進黨民意代表要同志不可挖瘡疤,畢竟施前主席以往確有汗馬之功,再說砲


口向內也有傷黨譽。我很厭惡這種鄉愿態度,就是這種邏輯,到今天蔣介石的雕像還


佔據了多少台灣的公共場域,毛澤東的畫像也依然高懸在北京天安門,彷彿一個政治


人物生前只需要做對一、兩件事,就可以「吃一世人」。我們自小在學校被教導「前


功不能抵後過」,因為功過之論並非算術加減而已,還有蓋棺時的晚節要計較;換言


之,昨日的施明德再有多少豐功偉蹟,也不能覆蓋今日施明德的惡言劣行。再退一步


說,之所以對施明德「算帳」,也不是有人閒極無聊;要不是施明德起乩般比起倒豎


的拇指,要不是他冷嘲熱諷地責罵不願附從者「向權勢屈服、向利益低頭」,要不是


他不甘寂寞要百萬人陪他玩抗爭,哪一個人會吃飽撐著去挖他的醜事呢。既然他一意


要站在聚光燈下,就不能抱怨身下的黑影被看到,旁人也沒有要大家別過頭去、視而


不見的道理。







我以為果真擔心民進黨的名譽受拖累的話,不是要大家噤聲,而是把該清掃的家醜勇


敢清除,即使已經瞞了一輩子。史恩康納萊在一部電影中說:「要獲得勳章不難,要


配戴它就不容易」,民進黨現在要思考的不是勉力保有過去所得到的勳章,而是如何


再恢復挺胸配戴的資格。








記錄這一段台灣民主發展的黑暗時期,不能不提到金恆煒,如果在這齣連續劇中有一


位英雄的話,非他莫屬。他長久以來仗義執言、毫不妥協,而今受到林正杰的暴力相


向,施明德陣營裡的教授、醫師與人權律師居然連起碼的慰問與歉意都吝於表達,真


是令人感慨萬分。我想不該再讓恆煒孤軍應戰,爰為記。























創作者介紹

時間的女兒

jt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liautiamding
  • COMMENT:
    倒扁影響 日商高雄投資卻步

    http://www.ftvn.com.tw/2006915U11M1.htm



    倒扁靜坐醞釀罷工, 還沒實際罷工就已經對經濟產生重大影響, 兩間計畫進駐高雄縣岡山本

    洲工業區的日本電器大廠, 就因為倒扁靜坐活動, 取消了到台灣的會勘行程, 讓縣長楊秋興

    憂心忡忡, 認為一旦罷工, 勢必會重創台灣經濟



    紅衣倒扁勢力不只在北部, 也已經蔓延到南台灣, 影響所及, 連要來投資的外商都怕怕



    兩間日本電器大廠一行七八個人, 原本預計這個月六號要帶著儀器到岡山本洲工業區來測落

    塵量, 評估投資環境, 就是因為知道倒扁靜坐即將登場, 整個會勘行程在前一天臨時喊停



    日商投資卻步, 連帶影響的是周邊就業及經濟問題, 損失無法估計, 龐大商機化為烏有, 讓

    楊秋興除了扼腕, 也擔心起萬一罷工可能重創經濟



    紅衣倒扁抒發了政治情緒, 卻影響到外商投資, 國家付出的成本實在太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