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次從異國回家的途中
她突然發現了這個事實
在漫長的車程中
她在報章雜誌僅有的空白處寫滿了他的名字
她的筆彷彿自有意志
不停地書寫他的名字直到字體在她眼前扭曲
但她告訴自己
這不過是將她個人對於文字的喜好轉而用一種近似高中少女的方式展現出來而已


在某一次獨處的時刻
這個被否認的事實又莽撞地衝進她腦海
在酒精與爵士樂的環抱下
她的身體彷彿自有意志
化身成為一隻安靜溫馴的貓咪
在他溫暖的懷裡汲取溫暖   卻保持著一段安全的小小距離
她再次告訴她自己
天冷了  而她累了
他的溫暖只是適時適地出現在她身邊   如此而已


但她是個迷信的人
這個被否認的事實直到那天她獨自站在火車月台上等候列車進站時才由一個奇蹟所平反
即便頑固如她都再也無法說服自己這不過是個愚蠢的幻想
那時候的她為了躲避火車減緩速度時必然會產生的尖銳噪音而不得不打開背包中的MP3隨身聽
那一瞬間一個想法掠過她心頭:
現在的她是如此地想念他     而如果此時此刻耳邊的音樂能夠呼應她的感受
那麼    她將不再反抗
她按下開關    而耳機當中流洩而出的音樂像雷擊一樣震懾住她全身感官


"眉目裡似哭不似哭   還祈求甚麼說不出 
 陪著你輕呼著煙圈   到唇邊 講不出滿足 
 你的溫柔怎可以捕捉 越來越近 卻從不接觸 La... 
  
 茶沒有喝光早變酸   從來未熱戀已相戀 
 陪著你天天在兜圈   那纏繞 怎麼可算短 
 你的衣裳今天我在穿 未留住你 卻仍然溫暖 
  
 徘徊在似苦又甜之間 望不穿這暖昧的眼 
 愛或情借來填一晚   終須都歸還 無謂多貪 
 猶疑在似即若離之間 望不穿這暖昧的眼
 似是濃卻仍然很淡   天早灰藍 想告別 偏未晚"

 <王菲  曖昧>

 

她明白自己的迷信是傻氣的
但這樣的巧合卻讓她再也不懷疑自己的感覺
不   她當然不想要告訴他這個事實
因為曖昧就像是身處在黑暗房間裡中的吸血鬼
一但開了燈    所有的一切都將隨著光線的照亮而灰飛煙滅


所以在此之前
她寧願自己守著這個迷人的秘密
繼續在這個黑暗的房間當中生活著
直到不得不到來的黎明照亮彼此為止


 

 

 

創作者介紹

時間的女兒

jt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