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記得國三時候的我
因為在學校中庭揮舞當年陳水扁競選市長的旗幟而被老師狠狠地警告
而我的畢業紀念冊留言甚至都還是"快樂。希望"的字眼
那個時候的我深深地相信
唯有阿扁   能夠帶領台灣人真正地擺脫國民黨的統治


2000年的時候他真的辦到了
2004年的時候他則以宛如神蹟的微幅差距再次實現了我打倒國民黨的心願



這麼多年來
儘管我已經從當年的非扁莫屬的狂熱分子逐漸蛻變為相信民主與自由價值的理性公民
但我對於阿扁還是有一種很深的情感
一如那年市長落敗時的競選旗幟迄今依然懸掛在我房間的牆壁上
當全世界以鋪天蓋地之姿吹捧馬先生的英俊與傑出的時候
我知道阿扁所受到的對待絕對連"平心而論"的邊都沾不上
當泛綠陣營的砲口也轉而對著他猛烈抨擊的時候
我還是不惜為了替他緩頰而與一直以來跟我站在同一邊的朋友們起爭執
是的            我很明白他從不是聖人
但我相信歷史終究會給他他應得的評價
而且我也深信那個評價會是中肯而正面的



但這次     
親愛的阿扁
你真的傷了我的心
不是因為那些排山倒海而來的內幕報導
每個認識我的人都知道
我對於未審先判的媒體有多麼的深惡痛絕
我對於惡意放話批評外加毫無公信力可言的檢調監察機關有多麼的質疑與厭憎
所以我的傷心不是他們造成的




是你 親愛的阿扁
當你鞠躬道歉的那一刻
你連同我這麼多年來對你的信任與疼惜都一併打碎了
當年那個讓自己的孩子去當兵                讓他與我們一起保衛台灣的你到哪裡去了?
我甚至不是那麼在意你或你的家人到底有沒有根留台灣
反正那麼多的政治人物都是這樣狡兔三窟
我自覺沒有甚麼資格那樣要求你
但你的所作所為讓你淪落到跟那些臭如腐屍的國民黨政客       跟俊美無敵的馬先生一樣的地步
你可知道這有多麼讓人心痛嗎?



不            我沒有失去對民主的信仰
我很清楚我要的不是阿扁皇權或者是泛綠王朝
而是一個強固的台灣意識                 一個正常的榮耀國家
但我這次不得不揪著心 流著眼淚指責你:


陳水扁 你真該死
這麼多年來我們辛辛苦苦一點一滴所累積的台灣意識
最後竟然是你親手造成這樣巨大的傷害
這麼多年來我們對你的真心相挺
最後竟然是你自己讓我們成為被王建煊或邱毅之流所鄙視嘲笑的對象


阿扁 你真該死
但我多麼希望我可以收回這句謾罵!












創作者介紹

時間的女兒

jt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