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出自我正在德國漢堡唸書的朋友
(http://hero211.spaces.live.com/Blog/cns!9253AA13A8755A1!1793.entry)
謝謝他們雖然人在國外但依然心繫台灣
我會努力為了你們守住我們所珍惜的美麗島嶼的!
讓我們一起逆轉。勝!!!



------------------------本文分隔線----------------------------------

一封來自漢堡的拉票信
也許念及友誼,或是出於對台灣的關心,感謝妳(你)花點時間,讀一讀以下我的老婆小瑜所寫的一封拉票信,這是我們共同的心聲與信念。



如果你(妳)認同我們的理念,歡迎轉寄並和我們一起拉票;如果你不認同,我們為耽誤你(妳)寶貴的時間而致歉,並且期待你告訴我們,我們的擔憂是無謂以及另一種選擇是正確。



親愛的家人朋友,



希望在展信閱讀的此刻,你們一切安好。雖然我身在國外,但每日都關注著台灣的選情發展,而距離總統大選投票日越近,我的憂心與日俱增。我想,或許我有義務也有責任,跟你們分享我在德國的一些經驗與觀察。



我總覺得我是到外國才開始慢慢了解台灣歷史,而更加珍惜台灣目前所擁有的一切。台灣民主不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而是許多台灣人血淚的成果。來德二年多,記憶中廣播只有二次出現台灣的新聞,一次是關於BENQ,一次則為今年112的立委選舉。而後者,我分別看了德國報紙新聞和CNN的報導。他們認為國民黨的大勝,意味著台灣與中國的關係將更加密切,或許也是兩岸走向統一的開端。從那時起,我感到不安。我很擔心有一天,我記憶中的台灣不再。



這幾天,德國廣播及電視都持續關注西藏議題。我也在網路上看了澳洲電視台和CNN的相關報導。那些海外藏人憂憤、傷心的臉孔,在我的腦海裡久久不散。我想到激流中國其中一集就是以西藏為背景,在中國商人眼中,藏文化與文物成為賺錢的好賣點,他們甚至請喇嗎到飯店舉行祈福儀式,再讓觀光客花錢欣賞。在將近五十年的中共統治歲月中,藏人在自己的故土居然成為少數民族,即便達賴喇嗎早已宣布放棄藏獨,僅要求自治,藏人仍面臨傳統文化宗教生活的衝擊及凋零。



對中共鎮壓西藏的作為,台灣藍綠雙方當然皆表譴責。但真正令我感到驚訝的是,馬英九先生說:「中華民國政府對西藏的態度是一貫的,願意讓西藏人自治,藏人有自己的風俗與宗教,必須要尊重。」。我從不知道台灣或是所謂的中華民國政府有什麼立場說它願意讓西藏自治。當然,這說法也許能從馬先生在辯論會上表明「中華民國的主權及於全中國,治權限於台澎金馬」的主張看見端倪,但是這難道不讓人感到荒缪嗎?同樣馬英九先生在2006年接受英國BBC訪問,我記憶猶深的是,BBC主持人問馬英九:「你的立場與北京一致,你難道不會感到不安嗎?」。是的,我的確感到不安。



也許每個人對於是否能將台灣類比為下一個西藏的見解不同,但是相同的是,我們必須和同一個中國政府打交道。台灣人必須正視的事實是,中共對台政策是一貫的以一個中國為前提。台灣若想與中國簽定任何協定或合作,是無法逃脫這個框架的,因為中共政權及其人民認定台灣是中國神聖不可分割的領土。很多人認為對大陸開放,台灣可以立即獲得許多經濟好處,但過去民進黨被意識形態綁架,所以拒絕與中國溝通。但我不解的是,台灣人憑什麼認定在兩岸開放關係上,台灣只會獲得好處而不用付出任何代價。如果一切只有台灣單方面輸出勞工、貨物、資金到中國,但中國卻無法對等對台灣輸入,那這又稱得上什麼兩岸共同市場呢?事實上,民進黨一直認為兩岸可以談直航,但是不能接受中共說這為國內線而非國際線。如果為了享受直航所帶來的好處,而完全放棄對台灣地位的堅持,接受中共對外宣稱台灣為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一部分,這是大家所要的嗎?馬先生如何能運用一中各表的曖昧不明策略與中共談判,卻又不喪失台灣的主體性呢?



再者,很多人都說這幾年民進黨做得很爛,毫無政績可言,但身為其護照上加註

Taiwan政策下的受益者,我似乎應該說說我的經驗。在過去護照上未加註Taiwan,只寫了Republic of China的年代,有些台灣人在外國常被比照成中國人辦理,有理也說不清,因為在外國看到China這個字眼,指的就是那個擁有十三億人口的中國。在德國,台灣人和中國人的很多待遇就是不同,無論是在取得簽證、學歷驗證、銀行領款限制上等等。請不要以為德國人天生就歧視中國人,很多對中國人的特殊方案,都是在德國湧入越來越多中國人後才修正的,因為他們實在有太多投機的壞紀錄,無論是在學歷或是財務證明上,所以德國只能對中國進行管制。看到馬英九先生說他主張承認中國學歷,姑且不論贊成與否,但首先我想知道的是,他要如何認證辨識中國學歷的真偽。



以德國來說,目前中國學生到德國唸書無法直接拿學校的畢業證書跟成績單去申請德國大學,還需要APS認證。APS是德國駐中國大使館下面的一個機構,中國學生必須透過此機構來證明文件的真實性。而認證的程序中,還有一關是面談,內容與就讀科系相關。APS並不是一開始就有的,以前中國學生與台灣學生相同,可以直接拿學校畢業證書跟成績單去申請德國大學。但後來有太多假造的學歷、證件,且申請人數眾多,辨認真假成了各大學的頭疼問題,因此最後就需要APS。根據網路上的資料,APS也不是凡持有真正學歷的申請者就可以拿到,大概只有重點大學才拿得到。換句話說,在中國三年制的大專以及四年制的非重點大學畢業者,要申請拿到APS並不容易。同樣的問題反思台灣,我想表達的是,德國有能力與中國談判並要求APS認證,但是台灣有同樣的對等實力嗎?台灣與中國開放關係中有太多相關議題值得探討,但是台灣人必須自問台灣的談判實力在哪?當台灣將自己的經濟未來放在中國,繼續加碼投資,當中國目前的競爭優勢消失了,台灣又該何去何從?



我對馬先生的政策感到憂心,因為台灣的未來不是試驗品。如果你認同我的看法,請你支持一號長昌。即便台灣人和中國人同說中文,可以無礙溝通,但以我自己的經驗為例,彼此之間就算可以當朋友,文化上仍有一種隔閡。當你坐著車,聽著後方一群中國人說著普通話,你不會微笑直覺我們來自同一個國度,湧起一股莫名的熟悉感。即便你以為你多了解中國,但對中國近代發展及生活你仍多所陌生。若你想大聲說出我是台灣人,讓國際聽到台灣的聲音,請用公投表達你的心聲,展現最直接的人民意志。如同鄭文堂導演所說:「美麗的國家,不只是理想也是行動。」,我們必須明瞭我們不是局外人。



小瑜 18.03.2008於漢堡


創作者介紹

時間的女兒

jt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