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為本屆新榮三文學獎新詩首獎
原出處請見: www.libertytimes.com.tw
很喜歡這首詩
轉貼在此讓更多人一同分享這美好的文字音韻:)


吳國源
我的愛人總是回憶不起來


她在哪個日子看上我,她擔心我
會不會使用相同的騙術
引誘別的女孩
我的愛人曾經帶著監視的眼睛
尋找我,像在尋找一隻沒有被命名的生物痕跡
是不是有一種她看不見的背叛
像花粉,在空氣中幽微閃爍
有一種撫觸,像少年指甲的尖刺
循著夜晚的寂寞隧道,駛進
並輾磨疏鬆鏽蝕的腰桿
我的愛人以蜉蝣的低吟訴說鯨體的傷痛
睡著,仍醒著白日的武裝
醒著,卻睡著夜晚的惡夢


我青梅竹馬的愛人總是回憶不起來
我們曾旅居在太平洋的隔壁
窗戶底下的潮水帶來各地的樂音
那是從未停止流浪的蹄聲
踩過她被鹹鹹海風潤溼的身體
太陽在她胸口的兩座熱帶小島升起每一天
薔薇的朱唇,吻上她初戀的羞顏


我的愛人總是回憶不起來
我們挖白蘿蔔提燈籠,衝撞黑暗
小小的燭火
照亮我們心底貧窮的村落
我們的虹
在那兒架起滿空的星斗
我的愛人是不是可以靜靜地睡著,像
躺在沙灘上的貝殼一樣舒緩,像二十年前一樣
她磨牙的聲響彷彿正在啃嚙花生糖
她偶爾會翻身輕歎,從夢裡
吐給我一隻魚噘著嘴的笑容,從背後
丟給我一隻章魚黏稠的擁抱


我的愛人總是回憶不起來
那個和她一起衰老的人到底是我
還是我的複製品
我的愛人總是凝視那個
她永遠到達不了的遠方
在很久很久沒人抵達的海岸
岩礁仍像跪了天荒地老的頑固膝蓋
向大海乞婚,索討沒有承諾的承諾


我的愛人總是回憶不起來
我們屋後的樹林裡
斑鳩在薄暮裡取暖孵蛋
我們在颱風過後撈撿漂流木
築亭架屋
漂流千年的檜木
依然在海上
飄香

創作者介紹

時間的女兒

jte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